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官僚 > 第三十六章 红狐狸(下)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贺红玉道,“大哥,我不是哪种谁都可以上的女人。全文字无广告小说尽在”

    罗威苦笑道:“恩,我相信。”

    几天后,罗威提了一蛇皮袋子现金交到贺红玉手里,贺红玉打了个收条后,道:“罗大哥,天红煤矿原来有一位股东叫王方正,股份就是他转让的,在公司账上,暂时还是他的名字,就当是你表叔好了。”

    罗威嘿嘿一笑:“‘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

    这是京剧《红灯记》里李铁梅的一句台词。

    只是,那个年代的“表叔”都是提着脑袋打天下,今天的“表叔”在干什么,就说不清了。

    ……

    这些天,胡晨阳与夏才生来往多了,觉得时机比较成熟了,就跟夏才生提到了罗威。

    夏才生其实早听文涛说过,胡晨阳跟罗威关系好。这时才听胡晨阳说起罗威,也深感胡晨阳是个谨慎的人。

    夏才生道:“罗威我见过,上次县委邀请民营企业家座谈,晚上吃饭,我也去了,就是个子很高大的那个吧?”

    “对。”胡晨阳道,“这个人,很讲义气。”

    一句“很讲义气”,就包含很多意思了。

    夏才生点点头:“哪天见个面。”

    几天后,胡晨阳代表罗威约好了夏县长,地点定在仙都酒家,胡晨阳和罗威早早就到了,只是,“二嫂”李亚琳没来,罗威解释说是李亚琳身体有点不舒服,后来胡晨阳才知道,大哥另有想法。

    等了二十多分钟,夏才生带着文涛来了。

    因为是初次相识,罗威对夏才生的态度很是恭敬,后来聊了会天,大家熟悉些了,也就放开了,夏才生得知罗威的父亲也是南下干部,顿时就亲热了许多,原来,夏才生的岳父焦震山也是南下干部,都是北方人。

    夏才生道:“我说你怎么这么高大魁梧,原来也是北方人的后代。说来也怪哈,我老婆家里五兄妹,越到后面,个子越小,我老婆是‘老末’,跟南方人就差不多了,家里人常常开玩笑,说是一个不如一个,嘿嘿。”

    罗威笑道:“哪天嫂子来了,夏县长一定要通知我,大家认识认识。”

    “行,”夏才生道,“你父亲也退休了吧?”

    罗威道:“我父亲已经去世了。”

    “哦。”夏才生感叹道,“人生七十古来稀,建国也快50周年了,南下干部,也已经不多了。”

    罗威道:“我父亲叫罗开华,也有人叫他‘罗大印’。”

    夏才生听了大笑:“哦,‘罗大印’啊,知道,知道!”

    说到罗开华,还真没多少人知道。但要说起“罗大印”,知道的人反而更多,罗开华后来不当市委办后勤科长了,专管市委公章,享受副处级待遇,这个老同志非常认真负责,所有市委下发的文件、通知,在他那盖章时,他都要认真核对领导批示,然后亲自操刀加盖公章,不肯轻易将公章交给别人的,在他看来,这是市委的大印啊,万一被心术不正的人偷盖出去了,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一个南下老干部,工作如此认真负责,也是很感人的,所以,“罗大印”也经常被市委领导用来教育年轻干部要认真对待工作,忠于职守。

    四个人,先开了二瓶白酒,桌上几个人就数文涛的酒量最差,夏才生深知北方人酒量厉害,不敢跟罗威搞酒,大家就都随意,虽说是随意,也都喝到了六、七成。

    突然,贺红玉就进来了。

    胡晨阳一看到贺红玉,就明白了,罗威事先通知了贺红玉。

    今晚的贺红玉跟上次大为不同,上身穿着黑白相间的园领竖条T恤,身材就显得苗条了些,头发也还原成了黑色,居然还架了副白边眼镜,多了点文雅之气,再不是以前那个“红狐狸”的形象了。

    胡晨阳就有些称奇:也不知道她听了哪个“形象设计师”的意见,居然颠覆了以往的形象。

    胡晨阳连忙介绍道:“夏县长,这位是天红煤矿的贺总。”

    “哦,贺总,见过。”夏才生主动与贺红玉握了手。

    贺红玉道:“今天我也在这里请客,听说夏县长来了,过来敬大家一杯酒。”

    夏才生故意道:“哦,一人敬一杯酒,好啊。”

    大家都笑。

    贺红玉也很豪爽:“一人敬一杯是吧?好啊!夏县长指示,坚持照办!”

    果然,贺红玉向大家一一敬酒,连干了四杯。

    文涛溱趣道:“夏县长,我们新峡县有个特殊规矩。”

    “什么规矩?”

    “酒桌上,有女士的话,要跟桌上的某一个人喝交杯酒的,跟谁喝,由女士自己挑。”

    “还有这规矩啊?”夏才生听了,道:“那好,贺总,你看谁年轻,又长得帅,就挑谁呗。”

    这也是暗示贺红玉不要挑他。

    胡晨阳也微笑道:“这里最年轻的,当然是文涛,最帅的,要数罗总。”

    贺红玉心里就有些失望,道:“那我挑罗大哥。”

    说罢,还真就跟罗威喝了杯交杯酒。

    “哎呀,”罗威很是兴奋,“贺总,太感谢了,我罗威这辈子没白活啊!”

    大家都笑。

    贺红玉这才道:“你们慢慢搞,我那边就快要结束了,等下再过来。”

    贺红玉出去后,夏才生道:“这个贺总,酒量肯定厉害。晨阳,我估计她跟你有得一拼。”

    胡晨阳道:“是,听说她很厉害,经常搞倒一桌人,我不敢跟她来。”

    夏才生就“啊”了一声:“这么厉害啊?那麻烦了,等下她还要过来。”

    文涛道:“那赶快结束吧。”在座的就他酒量最小,当然是巴不得赶快结束的。

    几个人就在文涛提议下,草草收场了。

    文涛陪夏县长回去了,胡晨阳也说要回去看书,罗威却有想法,送走夏县长他们,一个人又回到刚才的“明月峰”包厢,等贺红玉过来。

    等了二十来分钟,贺红玉果然来了,只见到罗威,就有些发愣:“他们呢?”

    “走了。”

    贺红玉就有些失望:“躲我?”

    “不是啦。”罗威道:“夏县长临时有点事,胡晨阳还要回去看书,我是特意在这里等你,就是怕你误会。”

    “谢谢。”贺红玉叹气道:“大哥,你也看到了,今天我是特意改变成这样的。可惜,人家看都不看,还躲我。”

    “红玉,”罗威改了称呼,道:“要不,哪天我安排一下,你们二个好好交流交流?”

    “不必了。”贺红玉道,“不要搞得朋友都做不成。”

    “恩,做朋友也挺好。”

    贺红玉看看罗威:“大哥,你觉得我今天的打扮怎么样?”

    “很好!”罗威又借机上下欣赏了一下美女,道,“真的很好,眼镜也选得好,不会真是近视吧?”

    贺红玉道:“我有点近视的,以前觉得戴眼镜不好看,现在看看,好象还行?”

    “恩,很好看,真的,至少,我很喜欢!”

    贺红玉轻叹一声:“有人喜欢,总比没人喜欢好。”

    罗威听出了点意思,道:“你怎么来的?我送你回去。”

    “我开车来的,你呢?”

    “我也开车来的。”

    “那你的车跟在我后头。”

    “好。”

    二人一前一后出了酒家。

    二辆车出了县城,直奔葛山乡,快到天红煤矿时,车并没有拐进煤矿,而是直接去了“红楼”。

    罗威心道:“这回,不能再让这娘们跑了。”

    贺红玉直接带罗威上了三楼,这里也有一个大客厅,当所有的灯都打开后,整个三楼顿时灯火辉煌,光这些灯具,就让罗威觉得很是奢华。贺红玉还带着他参观了几个房间,房间不多,都很大,除了书房,还有健身房和棋牌室,唯独有一间房是锁着的,也没介绍,罗威心道:“那就是红狐狸的卧室了?”

    罗威用手一指“卧室”,装傻充愣:“那间呢?”

    “卧室。”

    “我想看看。”

    贺红玉道:“不行,只有肯和我结婚的人,才能进去。”

    罗威就不作声了。即使他现在说肯和她结婚,她也不会信,这个女人是不能骗的。

    “我不管!”罗威心一横,一把抱住了贺红玉,开始亲吻她。

    贺红玉心里其实也很矛盾,胡晨阳的态度,让她心灰意冷,罗威又不是她真正期待的人,但罗威却又算得上是一个有男人气概的人,也对她动了心,这也正是她会带他来“红楼”的原因。所以,她就在一种矛盾的心态下半推半拒,后来,突然就用力抱住了罗威,这一下,罗威大喜,用力抱起她,就要去卧室,罗红玉道:“不要,就在这!”

    罗威不敢违背她的话,就又将她放在沙发上。整个身子都压在她身上,二只手也不老实,乱摸乱甩的,后来,把她的T恤扒了,胸罩也扔在一边,罗威还注意到,这个娘们的胸罩其实就是一层薄布,此时,二个白白的大**终于抓在他手里,松软嫩滑,真是爱煞人……

    到这时,贺红玉也不想什么了,熬了几年,也确实是有点“熬不住”了,到后来,她很是急切地主动扒下罗威的裤子,罗威在进入她身体之后,忽然就想起了胡晨阳的话,暗笑道:“兄弟,大哥已经当上光荣的拖拉机手了。”

    这一对身高马大的男女,都挺能折腾,尤其是贺红玉,许久没沾男人了,很有些疯狂的意思,还肆无忌惮的呻吟着,还不时地鼓励罗威二句“用力”、“舒服”,搞得罗威也是不辞辛苦,越发地卖力,二人都大汗淋漓,尤其是贺红玉,偏胖,可以说一身的肉,出的汗更多,好象腋下还有那么点狐臭味,加上身上的香水味,体下的味道,很是刺激。

    罗威想推倒贺红玉也不是一天二天了,今天终于得偿所愿,觉得不卖力实在有些对不起身下这只“红狐狸”,直搞得筋疲力尽,终于泄了,大脑一片空白,趴倒在她身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贺红玉也很享受,心道:“这个家伙,还行。”

    (新书上传,求收藏、推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