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官僚 > 第五十四章 水泥产业的机遇(上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第五十四章  水泥产业的机遇(上

    赣源省“大通道”建设,无疑将给相关产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而水泥产业正是庐阳市的支柱产业之一。阅读最新章节请锁定

    在胡晨阳看来,王穗的强大水泥公司要发展,齐斌和张钰的水泥公司同样也要发展,这是符合市里的总体发展思路的。

    这天,胡晨阳约好了齐斌、张钰一块吃个饭。

    吃饭的地点并不高档,选在河东新区的土jī店,一排低矮的房子,有几家土jī店,在这吃饭,特sè就是一个字:“土”。土jī、老鸭、黄膳、泥鳅以及蔬菜等,都是乡下土生土长的,无公害,挑最好的菜点,吃餐饭也不过二、三百元,tǐng实惠的,在庐阳市颇有点名气。

    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一来是胡晨阳喜欢吃土jī,二来是这个地方比较偏,天气好,还可以在lù天架张桌子,喝酒、聊天,胡晨阳就喜欢这种氛围。

    这也让齐斌、张钰更觉,胡晨阳不管hún得如何风光,本质上还是一个实在人。

    张钰是胡晨阳介绍给齐斌的,有了齐斌的关照,加上她父亲张冬明原来在水泥厂的老班底,张钰的大兴水泥公司发展得还不错,气势上甚至压倒了王穗的强大水泥公司。

    也就是庐阳市水泥市场“二个nv人的较量”中,张钰现在是占了上风,王穗则处于劣势。

    这也是因为,王穗一直在忍耐,坚决不肯走回皮蛋疤子的老路。因为她明白,再黑,能黑过皮蛋疤子么?到最后还不是死路一条?

    应该说,王穗这个nv人,还是很清醒的,有自己的底线。

    反倒是张钰,有些不依不饶,总想着要打压一下王穗。

    齐斌呢,或许是因为胡晨阳的面子,或许是因为他喜欢上了张钰,一直是支持张钰的,甚至有些纵容她。

    胡晨阳先问了一下张钰母亲的情况,张钰道:“还好,她现在主要是吃中y汉军今年高考,要是考上了大学,我就把我妈接到市里来。”

    “汉军的学习怎么样?”

    “还不错,听宋老师说,只要正常发挥,应该可以考上重点,至少是二本吧?”

    “好!考上以后,要好好谢谢人家宋老师。”

    “那当然,还要好好谢谢你呢。”

    “我就不用谢啦。”

    三个人聚在一起,看似有说有笑,其实,心情都很复杂。

    胡晨阳与张钰到底是什么关系?齐斌总有点搞不懂。

    齐斌能看出,张钰喜欢胡晨阳,甚至可以说胡晨阳是唯一能让张钰服贴的人。但是,胡晨阳跟张钰,明显不来电,二人的关系可以说是“亲切”,但绝不“亲热”。

    搁别人身上,谁不想跟张钰这个美nv老总套近乎?胡晨阳就不。

    这也让齐斌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胡晨阳自从听到龚立新说了张冬明可能也是一个侵吞国有资产的“蛀虫”,心情就更复杂了。以胡晨阳的判断力,基本上是认同龚立新的说法的。然而,几年前,张钰、张汉军都还xiǎo,未必清楚父亲干了些什么,可能,他们还以为大兴水泥公司天生就应该姓张?

    从某种意义说,张冬明的家人,都是**分子的家人,是既得利益者。

    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真相。因为没有证据,胡晨阳不知道如何向张钰揭示这个真相。

    但是,胡晨阳又觉得:适当的时候,让张钰甚至张汉军知道这个真相,对他们今后做人、做事是有好处的。

    比如现在的张钰,xìng格就有些极端,因为仇视皮蛋疤子,就连王穗母子也不想放过,必yù置之死地而后快。

    张钰的心情也很复杂,她想要报答胡晨阳,只要胡晨阳愿意,要她怎么做都行,但胡晨阳却一直很理xìng,不给她机会。

    到底,她也是一个矜持的nv孩,太主动的事,她做不出啊。

    另外,皮蛋疤子虽然除掉了,但她觉得事情解决得并不圆满,皮蛋疤子的nv人还在继续执掌水泥公司,有些包庇过皮蛋疤子甚至助纣为虐的官员还在台上,这也让她很不爽。

    她已经在暗中收集一些人的材料了,总有一天,她要将某些人送入大牢。

    有一次,张钰告诉胡晨阳一件事,让胡晨阳很意外:她说她在收集裘副市长的材料,有点“眉目”了。

    胡晨阳当时很有点吃惊:“你收集他的材料干什么?”

    张钰道:“我听人说,这个裘副市长跟皮蛋疤子关系好,肯定有问题。”

    暗中收集一位副市长的材料,这是要担很大风险的,在官场上也是很忌讳的事。

    当初,胡晨阳收集皮蛋疤子的罪证,说到底是为了冠城乡的发展,并没有个人恩怨在里面,现在,张钰这样做,说到底,是出于个人恩怨,是要出一口恶气。

    胡晨阳只好跟她解释:当初省里为什么没有深究跟皮蛋疤子有关的一些人的问题?就是不想牵扯太多,有些事情,很复杂,许多民营企业家,在起步阶段,很难说没做一点违法、“踩线”的事,省里、市里都不想给人“秋后算账”的印象。

    这个道理,张钰也不是不懂,只是关系到自己的家仇,有些不甘心罢了。

    从张冬明被害,张家的天就塌下来了,张钰就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在她心里,积累了太多的仇恨,而这些仇恨也影响着她的气质,脸上难得有笑容,有人说她是“冷美人”,好在是美nv,她的冷也就容易为人所忽略,比如齐斌就很欣赏她,而胡晨阳却不大欣赏。

    商场上讲究和气生财,官场上更讲究“一团和气”,张钰的这种“冷”,有时候真是会破坏气场。

    官场上也有些人,看似很有“个xìng”,其实是不成熟,不懂得如何与人相处。原来新峡县就有个干部,外号叫“二十年后”,这个外号怎么来的呢?xiǎo伙子大学毕业后分在城建局,有一次,因为工作上的事,被局长当众批评了几句,批评完了,本来也就过去了。只是,xiǎo伙子觉得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局长走后,xiǎo伙子说了一句找回面子的狠话:“二十年后,看是谁的天下?”

    坏了!这句话传到局长耳里,局长是真火了,冷笑一声:“二十年后,天下或许是你们的,却不是你的。”

    这以后,xiǎo伙子就被领导看死了,再努力也没用,再努力,领导都会想:“这xiǎo子还不是为了‘二十年后’?”

    后来,xiǎo伙子想换一个单位,县里没哪个单位肯要他,最后只好辞职,去外地了。

    想起这个故事,胡晨阳对张钰看得更清楚了些。

    胡晨阳觉得,大兴水泥公司还是应该由张钰的母亲接手才好,可惜,她身体不好。

    下一步,他要提出的设想,张钰会不会接受呢?

    听胡晨阳介绍守省里的“大通道”规划后,齐斌很是兴奋地道:“赣粤高速公路,不得了,那得消耗多少水泥啊?”

    张钰也道:“是啊,我们做水泥的,机会来了!”

    胡晨阳道:“现在的机遇确实很好,要抓住机遇。市里呢,肯定也是支持水泥工业做大做强的。”

    “是要做大做强啊,”齐斌道,“投资!冠城乡水泥厂我准备上二期工程,把另一座山也开发出来!”

    冠城乡的枫树村有二座山,都是石灰石富矿,目前只开采了其中的一座山。

    胡晨阳却提出了另外一个思路:“齐总,张钰,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把全市的水泥行业重组、兼并,做大做强?”

    “重组、兼并?”齐斌思考着。

    张钰却道:“那不又成了皮蛋疤子?”

    张钰不但一口否决,还说得很难听!

    这正是胡晨阳担心的。

    胡晨阳道:“有些情况,我也是现在才清楚。市里其实一直有一个想法:想把全市的水泥行业整合到一起,最终目标是搞成一个超大型的股份制水泥公司,争取实现上市。当初,市里领导对皮蛋疤子看得很重,其实就有这个考虑,只是,皮蛋疤子作恶多端,烂泥巴糊不上墙。”

    齐斌道:“你们市里的领导,还是很有些魄力的。”

    “对啊!”胡晨阳道,“齐总,水泥行业,你的实力最强,所以,你的决心很重要。”

    齐斌看了胡晨阳一眼:“你现在是不是代表市里来跟我谈?”

    胡晨阳摇头:“不是。齐总,我只是有这个想法,也希望你好好想一下这个问题?”

    齐斌点点头:“我是要好好想一下。”

    “我不想!”张钰道,“我不想被别人并掉,也不想并掉别人。”

    胡晨阳不想跟她争。毕竟,还只是一个想法,用不着太认真。

    齐斌却是真把胡晨阳的想法当成了一回事,很是认真地想过了,几天后,再约胡晨阳喝茶,胡晨阳道:“喝茶啊?好啊,不过,最好别叫张钰出来,她这个人老打横炮。”

    齐斌嘿嘿笑道:“她是反对重组,让她跟王穗合并,她怎么肯?”

    城区的茶楼,还数“古乐坊”最有名,一边喝着茶,一边欣赏美nv弹古筝,算是一件雅事了。

    “古乐坊”这个地方,胡晨阳已经来过几次了,要么是陪客人,要么是人家请他,自己并没有单独来过。

    古乐坊里,也不光是有弹古筝的,还有弹琵琶的,拉二胡的,最有名气的,据说艺名叫“xiǎo凤仙”,这名字听着就有些暧昧。据说,只要肯huā钱,“xiǎo凤仙”其实也是跟人上chuáng的,而且有个“特别条款”:她喜欢住总统套房,想要跟她上chuáng,就必须舍得开“总统套房”,所以,有人干脆送她一外号“总统套房”。

    此事的真伪,不得而知,胡晨阳听说此事后,倒是觉得“xiǎo凤仙”这个nv人不简单,光是一个“总统套房”,恐怕就吓跑了不少又想占便宜,又舍不得huā钱的轻浮之徒吧?

    或许,总统套房是假,拒人于千里之外是真吧?

    二人落座以后,服务员过来了,齐斌知道胡晨阳的习惯,二人都点的是“金顶养生茶”。

    齐斌点了“xiǎo凤仙”的一首古筝曲《高山流水》,胡晨阳却点了首二胡曲子《赛马》。

    进了这种地方,就别想省钱,每位最低消费也得188元。

    “xiǎo风仙”的《高山流水》弹奏得确实不错,一曲弹毕,博得不少掌声。

    接下来,是二胡,拉二胡的是位圆脸nv孩,似乎不是很纯熟,一曲下来,只有稀少的掌声,甚至有个别人吹口哨表示不满。

    胡晨阳并不在意,倒是“xiǎo凤仙”领着那位拉二胡的圆脸nv孩主动来到胡晨阳这一桌,向二位“老板”表示歉意。

    圆脸nv孩道:“对不起,《赛马》这首曲子,很少有人点,我平时练得也少,不是很熟。”

    胡晨阳微笑道:“没事,我是看你们节目单上有这首曲子,随便点的。下次,你们印节目单的时候,最好在旁边注明一下:这首曲子不是很熟。”

    这样一来,大家都笑了,“xiǎo凤仙”道:“这位先生真幽默。”

    bk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