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官僚 > 第七十七章 水老太太(二)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第七十七章水老太太二

    罗威的家在庐阳市,他的事业却是在新峡县起步的,先是跟高明亮关系密切,高明亮下台后,罗威也走了背运,直到认识夏才生,一切又都好起来了。(更新速度最快尽在)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罗威从小读书不行,只读了个初中就参加工作了,原来在市公路局下面的一个机修厂搞钳工,后来企业不行了,就出来搞工程,从包工头做起,慢慢做大了。

    前面我们介绍过,罗威之所以能靠上高明亮,还要得益于自己老父亲的眼光。

    高明亮出事以后,妻子刘建秀被判刑,二人也离了婚。而罗威的妹妹罗莉也早就离了婚,罗莉觉得高明亮走背运,多少也与自己兄妹有关系,出于感jī与报答,就主动贴上了高明亮,还要跟他结婚,被胡晨阳劝阻了。

    前段时间,刘建秀保外就医,被儿子高小强接到连港特区去了,这让高明亮很欣慰,刘建秀能跟儿子住一块,也算是不错了。高明亮通过儿子表达了想再婚的意思。

    再婚,意味着这个家彻底解体了,也意味着她再无可能跟高明亮复合,这是她不甘心的。

    然而,她也知道,确实是因为自己的愚蠢,毁了高明亮的大好前程其他书友正在看:。

    刘建秀挣扎、矛盾了很久,无奈,还是答应了。之所以会答应,也是因为儿子的态度。对于高明亮决定再婚,高小强不但不反对,还劝说母亲想开些,还答应以后要照顾母亲一辈子。

    不久前,高明亮终于和罗莉结婚了。

    这些事,胡晨阳是知道的。但是,胡晨阳做梦也没想到,罗威兄妹俩的“亲妈”居然是原省委***的夫人。

    水微澜这人,胡晨阳也是知道一些的,近年常常在报刊上发表一些回忆文章,或者接受记者采访,回忆她丈夫方尚德一家与『主席』一家的特殊关系。

    据水微澜回忆,『主席』每次来赣源省,都要见方尚德,而她也多次跟随方尚德面见『主席』。

    水微澜回忆道:有一次,『主席』还拿方尚德的名字开玩笑:“你‘尚德’,我‘尚’什么?”

    方尚德不知道怎么回答。

    『主席』道:“你尚德,那我只好‘尚斗’,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那时,正是58年庐山会议期间,家事、国事烦心,『主席』的心情很不好。

    方尚德并不出名,但方尚德的兄长却是一位著名的红军将领,被捕入狱后英勇不屈,从容就义其他书友正在看:。如果不牺牲的话,至少也应该是与伍成铸齐名的人物。

    水微澜的这些回忆文章有点“爆料”的意思,很受读者欢迎,但是,太多的东西,她也写不出。

    这是因为,水微澜文笔虽然不错,但她本身其实是一个没有什么复杂经历的人,她并不是从战争硝烟中走过来的人,老一辈革命家的丰功伟绩也好,艰苦岁月也好,与她并没多大关系,她只不过是因为嫁了个高官,而那个高官又与共和国领袖们有着亲密无间的关系。《免费txt下载》所以,水微澜给胡晨阳的印象,是一个典型的“夫贵妻荣”的nv人。

    这天,罗威打电话约了胡晨阳出来喝茶,加上李亚琳,罗威这才把他跟水微澜的关系说清楚了。

    50年代,水微澜本是庐阳市委机关保育院的一个老师,人长得漂亮,又能歌善舞,保育院正好归市委办行政科副科长罗开华管,园长就给罗开华介绍了水微澜,俩人很快结了婚,生有一儿一nv,就是罗威、罗莉。一次,省委方尚德***来庐阳市视察工作,那时,受苏联老大哥影响,领导干部都喜欢跳舞,市里专为方***举办了舞会,水微澜得以陪方尚德跳了几只舞,就被方尚德看上了,其优雅的气质让方尚德回省城以后,害上了相思病,不光是派车接“小水同志”到省里参加舞会,到后来还硬『bī』着市里领导轮流给罗开华做工作,让罗开华同意离了婚。

    为这事,罗威父子一直恨方尚德,也恨水微澜。

    用罗威的话说:“……,党内**五、六十年代就有了。

    罗开华与水微澜离婚后,一直没有再婚,辛辛苦苦带着二个孩子,真是不容易,心情也是无比郁闷,后来就得了癌症,直到死,也不肯让家人通知水微澜。

    罗威也继承了父亲的硬气,就当这世界上不存在水微澜这个人。

    这些事,胡晨阳、李亚琳都是第一次听到,可见,罗威兄妹极不愿意提这些。

    胡晨阳道:“听说,她跟方尚德没有孩子,老太太tǐng孤独的。”

    “活该!”罗威道。

    李亚琳道:“老太太应该有六十多了吧?”

    “废话!”罗威道,“我都40多了,你说她有没有六十?”

    胡晨阳道:“算了,大哥,就当没这个人。”

    李亚琳也道:“是,说点高兴的事吧。”

    “哎,”胡晨阳道:“冠城乡的路修得怎么样了?”

    说到修路,罗威脸『sè』就好了许多,道:“差不多了,冠城乡全乡大动员,老表出工出力,压路机忙不过来,冠城运输公司的车子装满石头帮着压路基,真是没得说!”

    胡晨阳也很感慨:“这条水泥路修起来,冠城乡真是要加快发展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接着,jiāo待罗威:“千万要保证工程质量,这条路一定要评上优质工程,下一步,全省高速公路开工,好歹也要争一争。”

    罗威兴奋地道:“我明白!”

    胡晨阳得知了水微澜的底细,才知道这个隐士路一号楼的nv主人,竟然是个抛夫弃子的货『sè』,对水微澜就很是鄙视。后来,跟乔树军说了,乔树军也是摇头,道:“以后见了这个老太太,还是躲远点。”

    说是这样说,后来乔树军几次散步,又遇见水微澜了,还得主动打招呼。

    后来,水微澜竟然把乔树军拉到她家里去了。

    水微澜告诉乔树军:罗威是她的亲生儿子,还有一个nv儿叫罗莉。

    乔树军不知老太太有何意图,只能默默听着。

    水微澜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最后才挑明了自己的意思:她知道胡晨阳跟罗威兄妹关系好,罗威只听胡晨阳的,她想请胡晨阳帮忙,说服罗威兄妹认她这个母亲?

    乔树军不好拒绝,只说等晨阳回来跟他说说看?

    等胡晨阳回来,听乔树军一说,立马拒绝:“我帮她?我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乔树军道:“我就是告诉你这件事,我没答应她好看的小说:。”

    胡晨阳道:“没答应就好,我不想管这事。”

    乔树军就不再说什么了。

    有一天半夜,一辆救护车鸣叫着开进了隐士路,在寂静的夜里让人听了有些心惊。

    第二天听说,是水微澜心脏病犯了,住院了。

    伍冬妮带着乔树军去医院看望了水微澜,水老太太情况不太好,见了伍冬妮老泪纵横,请她看在死去的“老方”的面子上,帮她一把。

    伍冬妮连忙道:“水大姐,有什么事,你说?”

    水微澜说的事,还是罗威兄妹的事,求伍冬妮跟胡晨阳说说,伍冬妮一jī动,当时就答应了。

    伍冬妮开了口,胡晨阳这回不能拒绝,只好硬着头皮说试试看。

    胡晨阳没有直接告诉罗威,而是给李亚琳打了个电话,把这事说了。

    李亚琳问道:“晨阳,你的意思呢?”

    胡晨阳道:“老太太也tǐng可怜的,要不,你先跟罗莉姐说说这事,听听她的意思?”

    胡晨阳本来跟罗莉关系就很亲密,因为她嫁给了高明亮,反而不好跟她接触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罗威两兄妹感情很好,所以,罗莉的态度是:“我哥认她,我也认。我哥不认,我也不认。”

    听了李亚琳的汇报,胡晨阳道:“罗莉这样说,其实就是想认了。”

    李亚琳道:“我也觉得是这个意思。”

    胡晨阳道:“要不,你跟罗莉偷偷去看看老太太?”

    李亚琳道:“我不敢!”

    胡晨阳笑道:“怕什么?你就说是我说的。”

    李亚琳还真就约了罗莉一块去了洪都,找到乔树军,乔树军带着二人去了医院,水微澜一见罗莉,就“猜”出了自己的nv儿。

    “你是罗莉?”

    罗莉点点头,并没有叫妈,但却帮着整理了一下chuáng单,这个动作,就是一种认可了。

    水微澜又对李亚琳道:“你是李亚琳?”

    李亚琳就惊呆了:“你还知道我啊?”

    水微澜道:“恩,你很能干,谢谢你对罗威的帮助。”

    李亚琳此刻的想法就是:“出了‘内鬼’。”

    此次洪都之行,罗莉基本上算是认了水微澜,这让水微澜很欣慰,病情也大大好转。老太太是个娇贵的人,其实病得不是很重,就是血压有点偏高,用了几天『yào』,好多了。

    临别之前,水微澜还给罗莉面授机宜:“只有胡晨阳能劝你哥。”

    罗莉和李亚琳一商量,二人都是百思不得其解:谁在给老太太“出谋划策”?居然还知道只有胡晨阳能做通罗威的工作。

    回到庐阳,李亚琳把情况跟胡晨阳一说,胡晨阳道:“上次我就奇怪,水老太太怎么知道我?”

    李亚琳道:“不会有什么yīn谋吧?”

    胡晨阳道:“不会吧?老太太晚年无靠,想认儿nv,人之常情,有什么yīn谋?”

    话是这样说,胡晨阳还是心存疑虑。

    晚上,胡晨阳练完推云掌,开始将罗威、罗莉与水微澜之间的关系理了一遍,思考的焦点问题是:除了水微澜,谁更希望罗威兄妹与水老太太相认?谁更能从中获益?这个人,应该就是向水老太太“出谋划策”之人了。

    罗威的妻子孙静薇?不会,那不是个多事的人。

    李亚琳?也不会,这么大的事,她是绝对不会自作主张的。

    罗莉?要她主动认亲,也不大可能好看的小说:。

    想到这里,胡晨阳脑子灵光一现:是他!高明亮!

    应该是高明亮sī下将罗威兄妹的情况告诉了水老太太,让老太太找胡晨阳出面说服罗威兄妹。

    或许,高明亮是想以此换取老太太的帮助?毕竟是前省委***的夫人,虽然是很老的省委***,多少也还有些老部下,在赣源省政坛上,总还有点影响力吧?

    胡晨阳心道:“高明亮这也是被『bī』出来的,估计他也想明白了:汪国本是绝对不会启用他的。”

    妙就妙在,高明亮明知自己劝不动罗威,甚至连罗莉都劝不动,却知道:胡晨阳能劝动罗威。

    真是机关算尽啊。

    想通这一层,胡晨阳不得不佩服高明亮,也不想揭穿他,费了不少心思,连劝带求,算是说服了罗威,勉勉强强认了“亲妈。”

    过了一段日子,高明亮果然调到洪都市,出任昌江新区常务副区长。

    水老太太果然还是有些影响力的。

    一切都验证了胡晨阳的猜测。

    这时,胡晨阳想起一个有趣的问题:高明亮“咸鱼翻身”,汪国本会怎么想?请记住的网址,如果您喜欢大虚无痕写的《官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