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官僚 > 第九十章 安置(上)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第九十章安置上

    如何安置好易少兰母nv,是大事,也是难事,再难,也要做,这是董君辅的托付,必须解决好。(www.DuShUgE.NeT)TXT电子书下载**[看小说上]

    此时的易少兰,在胡晨阳心目中,差不多算是“师母”了,岂能容忍“师母”一家再被甘家人掌控?

    胡晨阳梳理了一下思路。

    在目前的情况下,胡晨阳也好,易少兰也好,都不适宜跟甘新国发生直接冲突,尤其是胡晨阳,不可能跟甘***正面jiāo锋。

    只能迂回了。

    胡晨阳去找了市委组织部长阎文清,二人密谈了很久……

    不久后,易少兰居然调回了新峡县,仍然回新峡县文化局下属的文化馆工作。

    易少兰动作很快,拿到调令就搬家,住回了陈家原来在新峡县的独mén小楼,前面我们说过,那栋小楼被胡晨阳买下了,现在,正好用来安置易少兰母nv。

    当甘新国得知易少兰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完成了所有事情,自然是相当震惊的,表面上不动声『sè』,sī下里还是作了些了解,掌握了一些情况。

    据市劳动人事局的人说,易少兰的调令是阎部长直接jiāo办的。

    易少兰调回新峡县,无疑是要摆脱甘新国,这一点,甘新国很清楚,现在的问题是:阎文清为什么要管这件事?他掌握了什么?

    对阎文清,甘新国还是有些忌惮的,此人是汪国本最信赖的人之一,“四大金刚”里排名第一好看的小说:。

    阎文清为什么要管易少兰的事?甘新国百思莫解,甚至觉得有些诡异。难道易少兰会把自己的事情告诉阎文清?不大可能。第一,这件事很难启齿;第二,阎文清职务比甘新国低,易少兰真要告状的话,只会向汪***告状。

    那就是汪***jiāo办的?

    甘新国还特意到汪国本办公室坐了坐,汪***态度很热情,很平静,甚至一句“忠告”的话都不曾说。

    直觉告诉甘新国:汪***与此事无关。

    情况不明之前,甘新国不会采取任何行动。

    当然,很郁闷。

    ……

    今天,胡晨阳约了一个特殊的客人:刘红旗。

    要在一个月前,连胡晨阳自己都不会想到,他为什么要跟“庐阳四少”之一的刘红旗来往?

    其实,是刘红旗想沾上胡晨阳,他知道自己没那么大面子,而是通过政研室的农村研究科科长戴达远向胡晨阳表达了这个意思。

    戴达远之所以会揽上这事,也是有原因的,他妻子金琦就在市财政局工作,平时得到刘副局长不少关照好看的小说:。当刘红旗跟戴达远说,他想跟胡主任jiāo个朋友,戴达远也不好一口回绝,只是说可以试一下,成不成,就没把握了,

    戴达远开了这个口,胡晨阳也没回绝,只是说,那天有机会认识一下也好。[看小说上]

    这个“机会”,当然不是由刘红旗提供,而是把握在胡晨阳手里。

    戴达远解释说:刘红旗这人其实是个明白人,他现在是真的不想跟甘峻他们在一起hún了。

    这个“明白人”的说法,倒是让胡晨阳觉得有点意思,原来是这样啊?

    这天,胡晨阳对戴达远:“戴科,叫上刘红旗,我请你们吃土jī去。”

    戴达远大喜,赶紧通知刘红旗。

    刘红旗接到戴达远的电话后,内心还是有些jī动的,自从存心想跟胡晨阳jiāo朋友,刘红旗就在多方面了解胡晨阳的情况,包括他有那些朋友?跟谁走动比较多?结果,他得出一个印象:胡晨阳这人,表面上很随和,却从不轻易答应跟谁一起吃饭,更不会接受别人的礼物。胡晨阳在新峡县生活了七、八年,县里的朋友更多些,在市里,大家都是工作关系,像戴达远、龚立新他们,跟胡晨阳关系是好,但那也是在工作中形成的关系,算不算朋友还很难说。

    这就是说,想要成为胡晨阳的朋友,不容易。

    jiāo朋友,jiāo朋友,朋友是jiāo出来的,jiāo往的机会都没有,怎么成为朋友?

    如今,胡晨阳肯给机会,就是一个好的开头,要抓住!

    下午下班后,刘红旗开车来接胡晨阳和戴达远,从市区到河东的土jī店,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刘红旗是在地税局工作,平时隔三差五就有饭局,是各种酒家的常客,他也知道河东这一带有几个土jī店,但平时还真很少来这个地方,说实话,这地方档次不高,没想到,胡晨阳会喜欢这种地方。

    后来,刘红旗有些明白了:来这种地方,最大的好处就是能避开一些你不想见到的人。

    今天天气不错,三个人要了外面的桌子,各自点了几个喜欢的菜,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听戴达远说在县里挂点的事。

    戴达远说,永泰县的“农户+公司”发展得不错,最初的设想是将农户组织起来多种萝卜,扩大“酱萝卜”生产规模,而到现在,许多农户还成立了更多类型的合作社,不光是生产“酱萝卜”了,种、养业都有,农户公司化了,能得到乡里更多的支持,包括技术和资金上的扶助。

    胡晨阳追问:“资金扶助,什么渠道?”

    戴达远道:“一部分是县里的专项启动资金,主要还是信用社贷款了,总的来说,有了‘农户+公司’组织,信用社在提供小额贷款时,比较放心。”

    “对好看的小说:!”胡晨阳道,“小额贷款的发放与管理,这也是一个值得关注和研究的问题,你可以作些调查,可能会对全市有指导意义。”

    罢,戴达远看了刘红旗一眼,道:“红旗,我们胡主任不光是市委***秘书,也是政研室班主任,很有水平,不服不行。”

    刘红旗道:“是,是,我早、早就听、听说了,胡、胡主任厉害!”

    胡晨阳微笑道:“我有什么厉害?我倒是听说,庐阳四少,蛮有名的。”

    刘红旗赶紧摆手:“胡、胡主任,哪、哪有什、什么庐、庐阳四少?都、都是有些人瞎、瞎j巴『luàn』讲。”

    戴达远也道:“也是,有些人就是喜欢编故事,什么‘庐阳四少’,‘四大金钢’,都是没谱的事。”

    “哎,”胡晨阳道,“戴科说得对。四大金钢是不要『luàn』提,汪***很反感。”

    刘红旗道:“胡、胡主任,戴科,我以前是跟甘、甘峻他们在、在一起玩,不过,现、现在明白了,没、没意思,靠、靠父母,能靠、靠多久?”

    “不错!”戴达远道:“红旗,为你这句话,我俩干一杯。”说罢,还真跟刘红旗喝了一杯。

    胡晨阳也陪着喝了一杯。

    这一杯洒,让刘红旗着实感动,道:“谢谢戴科,谢谢胡主任,我都、都一个多月了,没、没跟甘、甘峻他们在一起了,幸、幸好没在一起,要不,又、又出事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又出事了?”胡晨阳心里一动,看了刘红旗一眼。

    刘红旗说话有些结巴,思维却很清楚,还是把事情说清楚了。

    原来,甘峻那回因为殴打“的士”司机的事,让甘新国狠狠训了一顿,老实了几天,但也只是老实了几天,就又跟几个哥们在一起hún了,只是,由于刘红旗找了些理由推脱,甘峻就跟苏林、王辉在一起,那天也是喝多了点,甘峻又想起了“古乐坊”的“小凤仙”,说今晚无论如何要把这娘们给“办了”,三人一块来到“古乐坊”,hún了很久,直到过了午夜,没剩下几个客人了,这才跟“小凤仙”提出:“出去玩玩?”

    “小凤仙”道:“对不起,几位大哥,这么晚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吧。”

    “出去就是休息啊,”王辉道,还冲甘峻挤挤眼,“对吧,峻哥?”

    甘峻嘿嘿一笑:“不就是钱么?小凤仙你开个价。”

    “小凤仙”又使出了她的绝招:“对不起,一定要我出去,也是有条件的,要开总统套房的。”

    甘峻一拍xiōng脯:“不就是总统套房吗?开,不开是孙子!”

    “小凤仙”没想到甘峻他们这次是下了决心要带她出去,此时也有些无奈了,只好对那个会拉二胡的圆脸nv孩吩咐了几句,跟着甘峻他们出了古乐坊。

    确实,对于“小凤仙”这种人来说,“出台”的事,并非没做过,只要客人足够大方,“出台”也不是不可以,之所以强调要住“总统套房”,一是自抬身价,二是必须得到足够的报酬,三也是保证安全,谁敢到“总统套房”查房呢?

    既然甘峻承诺了开“总统套房”,这几个人又是经常来消费的熟客,“小凤仙”也就打算陪一回了。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到后来,竟然是三个人轮着上,尤其是甘峻,似乎还吃了『yào』,把她折腾得够呛。

    如果说开始还算是她情愿的,那后来发生的事就是她不情愿的,只是,那时她已经无力抗拒了。

    王辉他们做完这事,第二天还很得意地打电话告诉了刘红旗。

    刘红旗听了,只能是庆幸自己没跟他们搞在一块。

    戴达远听了,也是暗自惊异,不光是甘峻等人做出的事让他吃惊,刘红旗作为甘峻以前的“哥们”,居然将此事告诉他和胡晨阳,也让戴达远吃惊。觉得这家伙很可怕!

    这算不算是出卖朋友呢?

    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讨好胡晨阳?还是想借胡晨阳的手除掉甘峻?

    ……

    戴达远揣测的没错,刘红旗早就想好了,今天来见胡晨阳,就是要让胡晨阳明白,他不但不会跟甘峻来往了,还能为胡晨阳提供他想要的东西好看的小说:。

    刘红旗可以肯定:胡晨阳跟甘峻是有过节的,因为甘峻不止一次说过,几次都想推倒陈小旋,可惜没有得手。谁不知道,陈小旋以前是胡晨阳的nv人?如果胡晨阳知道这些事,还不要恨死了甘峻?如果胡晨阳要搞甘峻,“小凤仙”的事,可能就是“导火索”。

    现在,戴达远有些坐不住了,甚至有些后悔不应该将刘红旗介绍给胡晨阳。这个说话有些结巴的男人,让他有些不寒而栗。

    胡晨阳却是不动声『sè』,还说起了一件往事:“甘峻这个人,其实蛮好玩的,前二年,我在冠城乡当***,我们那有个凤凰岭,野jī、野兔特别多,有一次,甘峻带几个人到冠城乡打猎,其中有个简胖子,最好玩了,打猎就打猎嘛,他老先生偏偏要拉屎,荒山野岭,那有厕所?结果,当他脱下kù子时,正好有位农民也在打猎,对准简胖子白huāhuā的屁股就是一枪啊……”

    ------

    ***:新的一月又开始了,《官僚》第三卷快要结束了,第四卷《实干县长》将要开卷,让我们继续见证胡晨阳的成长与进步!

    《官僚》上架以后的更新质量,相信大家心中有数,我会保证质量的。

    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请记住的网址,如果您喜欢大虚无痕写的《官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