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官僚 > 第十六章 暗算(上)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第十六章 暗算(上)

    胡晨阳在看过了县工行送来的报告以后,深感问题严重,且相当复杂,恶意逃废债务的问题得不到解决,诚信建设就是一句空话。(www.DuShUgE.NeT)

    但是,工行的报告有分析和推测的成份,要采取断然措施的话,还需要更多、更全面的证据。银行取证不容易,需要公安的介入,也需要时间。

    德修县公安掌握在谁的手里?

    ……

    常务副县长李荣德把陪同胡晨阳走访金融单位的情况跟县长钟建国汇报了,道:“总的来说,胡书记还是想把他在新峡的那一套搬到德修来,估计,他想提出‘诚信德修’之类的口号了。”

    钟建国道:“诚信德修,这个口号也没错。”

    “是没错。”李荣德道,“就怕有人借这个口号搞事啊,县工行的陈行长,就有点搞事的意思。”

    “哦?”

    “姓陈的提出,德修县有些企业家恶意逃废银行债务,言下之意,这些人是得到了政府官员庇护的。”

    钟建国听了,很是反感:“这种话也能随便说?”

    李荣德附合道:“就是,真不象话。”

    钟建国道:“此人是不想在德修呆了?”

    李荣德心领神会:“估计是不想了。”

    钟建国道:“想搞事?郑文学要不是想搞事,他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县委书记。”

    “是。”

    ……

    县工行行长陈明健近来很是着急上火。

    陈明健原来是市分行的部门领导,当初,由于德修县工行经营绩效太差,市分行向德修县派出了工作组,分行晓莉行长亲自担任组长,陈明健任副组长,没想到,领导让他当这个副组长是早有预谋的,目的就是要让他先熟悉德修的情况,然后留下来接替行长职务。

    其实,前任鲁行长个人并没有查出多大问题,当初,县工行迫于县领导的压力,向云岭钨矿等几家大、中型钨矿发放了贷款,支持地方经济么,这也算不得有错,问题就在于这几家钨矿都在运转,贷款本息却无法收回,向县里反映了多次,县里根本不当回事,甚至背后有人支持也难说。

    为什么这么说?德修县云岭钨矿老板韩锦祥在私下里多次说过:“在德修县,没有我搞不定的人”

    市分行给县支行的任务,年底之前,无论如何要将不良贷款比例下降30,这已经是最低限度了,现在看来,要实现这个目标,很难

    陈明健现在很后悔接任这个行长,在分行当个部门领导,哪有这个压力?

    搞不好,他也要步前任行长的后尘。

    县委新来了个胡书记,一来就走访了全县各家金融单位,说明这位年轻的书记观念比较新,懂得金融的重要性,从他的话语中也听得出,胡书记是个懂经济的领导,对诚信建设相当重视,而且,听说胡书记在新峡当县长时,就搞了诚信新峡建设,很有成效。

    但是,诚信建设是一项长期的工作,如同“远水”,远水解不了近渴,县工行新增的3000多万不良贷款如何追回?这才是让陈明健最头痛的事情。

    实在不行,就要走法律程序了,必要时,还要以“金融诈骗罪”向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了。

    但是,他知道,想要以“金融诈骗罪”落实韩锦祥的罪名很难,那家伙黑白通吃,还顶着县人大代表的头衔呢。

    这几天,市分行法律部门来了几个人,正在帮助县工行草拟法律文件,准备起诉德修县云岭钨矿恶意拖欠贷款,陈明健也花了很大的精力与大家一起讨论相关事宜。

    就在这时,二名身穿警服的人走进了行长室。

    办公室主任李路认识其中一位:“肖警官,是你啊?”

    肖警官点点头:“哪位是陈行长?”

    陈明健道:“我就是。”

    肖警官点点头,对李路说:“请你们回避一下。”

    李路等人听了,都退出了行长办公室。

    肖警官和这才和另一位警官坐下,由肖警官提问,另一位作记录。

    肖警官道:“我再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叫陈明健?”

    “对,我叫陈明健。”

    肖警官又掏出一张名片:“这是不是你的名片?”

    陈明健接过名片,看了看,确认道:“应该是。”

    肖警官道:“哦。昨晚你是不是去了姐妹按摩店?”

    “姐妹按摩店”是德修的一家还算正规的按摩店。

    陈昌海感觉有点麻烦了,放慢了语速,道:“去了,不是一个人去的,上级行来了几个人,吃完饭,我陪他们去的,大家做了个正规按摩。”

    肖警官道:“正规不正规,你心里明白。这样吧,有些话,在这里问也不大方便,请你跟我们到所里去说清楚。”

    陈明健脸色一变:“这个不太好吧?正规按摩也不可以吗?”

    肖警官道:“陈行长,我再说一遍:请你配合我们,到所里去一趟。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陈明健无奈地道:“行,我跟你们走一趟。”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陈明健还在想:“是不是昨晚分行的哪位兄弟管不住自己,做了不应该做的事?”

    他自己很清楚,昨晚就是做了个泰式按摩,那按摩女名叫“小胖”,以前就认识的,人很丰满,力气特别大,按摩手法也好,也能“吃点亏”,确实让他摸了她的二个大**,也就是摸摸,不算什么吧?

    到了名士路派出所,所里坐着一个女人,正是昨晚给他按摩的“小胖”。

    肖警官问“小胖”:“是不是他?”

    小胖看了陈明健一眼,低下头道:“是他。”

    肖警官道:“交完罚款,你可以走了,以后再不许犯了。”

    “小胖”道:“是,再不犯了。”

    “小胖”走后,肖警官道:“陈明健,知道她为什么交罚款吗?”

    陈昌海勉强笑道:“我那知道?”

    肖警官道:“昨晚是这个名叫小胖的女人给你按摩的吧?”

    “是吧?”

    “请回答,是,还是不是?”

    “是。”

    肖警官点点头:“这就对了。除了按摩,你们还干了什么?”

    陈明健这才意识到:这二位警官是冲着自己来了,而不是市分行的干部做了出格的事。

    陈明健道:“你们搞错了,昨晚除了按摩,我什么也没干,这一点,小胖应该很清楚。”

    肖警官冷笑一声:“小胖**,不是第一次了,她已经交待了,你们发生了性关系。”

    陈明健道:“这可能吗?大家都知道,姐妹按摩店是家正规按摩店,门上有个小窗户,外面都可以看见里边,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呢?”

    肖警官道:“不承认?没关系,这是小胖的交待,你自己看看。”

    说罢,肖警官递给陈明健一份讯问笔录——

    问:你叫什么名字?

    答:他们都叫我小胖。

    问:你的真实姓名?

    答:金小娥。金子的金,大小的小,嫦娥的娥。

    问:为什么**?

    答:客人有要求。

    问:客人?今天接了几个嫖客?

    答:二个。

    问:另一个是什么人?

    答:好象是个当官的。

    问:当官的?什么官?

    答:别人都叫他陈行长,我有他一张名片。

    问:他还给了你名片?

    答:以前给的,他来过容嬷嬷很多次了。

    问:昨天有没有跟他发生性关系?

    答:有。

    问:说过程。

    答:开头是正规按摩,后来,正规按摩差不多要结束了,他开始摸我。

    问:摸那里?

    答:**,还有屁股,还有下面。

    问:然后呢?

    答:然后……他又抓住我的手摸他。

    问:然后呢?

    答:然后,他要求那个,我就坐在他身上,很快就结束了。

    ……

    最下面是签名,还按了手印。

    看过笔录,陈明健知道:要么是这个“小胖”吓傻了,记错了;要么就是有人在设计陷害自己。设计陷害的可能性很大

    陈明健放下笔录,道:“这个女人在撒谎。”

    肖警官道:“陈行长,这年头,偶尔嫖个娼,也算不了什么,抓到了算倒霉,你呢,确实有点倒霉,不过,也没什么,也就是罚点款。不会拿你怎么样,不会通知你们单位上的。”

    就是为了罚款吗?陈明健判断着。

    肖警官又道:“考虑到你也是个有身份的人,少罚一点,本来要五千,你就交二千吧。交了钱你就可以回去了。”

    陈明健道:“我要是不交呢?”

    肖警官:“不交?那你不能回去了。”

    “凭什么?”

    “凭什么?凭这份笔录,还有小胖这个人证,你能抵赖吗?事情搞大了,就不是二千元的事了,**是要双开的,党籍,公职,还有家庭危机什么的,这些还不值区区二千元吗?”

    陈明健想了想,道:“**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交钱可以,能不能想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理由?”肖警官听明白了,道:“理由嘛,这还不容易?派出所搞活动,行了吧?或者,警民共建,行吧?或者,赞助我们买电脑,改善办公条件,行了吧?”

    陈明健道:“那就算赞助买电脑吧。不过,我没带钱。”

    “打个电话叫你部下送过来就是了。”

    陈明健很无奈,只得给县工行办公室主任李路打了电话,让他带二千元过来。

    李路来后,肖警官笑呵呵地道:“李主任,你们陈行长对我们派出所工作真是太支持了,答应赞助我们二千元办公经费,太感谢了中午所里还要请你们吃饭。”

    陈明健道:“饭就不吃了,交钱,走人。”

    李路从包里拿出二千元,肖警官点了,说是要开收据,去了另一间办公室,李路跟着去了,还在收据上签了字。

    在回去的路上,陈明健道:“有人说有些警察就是土匪,今天算是见识了。”

    ps:停更了二天,就是太累了。

    写作是件很辛苦的事情,一部好的作品,更是呕心沥血的产物,《官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不希望在完成这部作品之前,累倒了,累瘫了,那样,最惨的是我,贫病交加,生不如死了。

    有人说我写书不是为了钱,真是可笑,不是为了钱,我为了什么?任何一个作家都是为了钱而写作。

    我为什么写得这么慢?就是想出实体书,只有出实体书,才能赚到更多的钱,才能名利双收。

    不多说了。

    感谢大家对《官僚》的支持,感谢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