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官僚 > 第七十八章 枪击案破了(上)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www.DuShUgE.NeT)胡晨阳这次回母校,有几个在省里的老同学得到消息,约他“小聚”一下,其实,对于同学聚会这种事,胡晨阳并不热心,但是,人家找上你了,再推托似乎也不大好,就在胡晨阳有点迟疑时,接到市公安局长戴有光的电话,电话里,戴有光兴奋地道:“晨阳市长,枪击案破了”

    胡晨阳听了,当然也高兴,立即追问:“谁干的?”

    戴有光道:“还有谁?就是盛龙手下的人干的,已经交待了,不过,他们说,这事跟盛龙无关,是他们自作主张,想要赶走黄一虎”

    胡晨阳道:“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案子破了就好”

    “是”戴有光道,“据他们交待,李振江确实跟盛龙公司有一定的关系,是准备参与入股分红的,不过,大概李振江也没想到盛龙公司那么快就让黄一虎给搞垮了,所以,李振江倒是没有陷得太深”

    胡晨阳道:“我现在在省里,马上赶回来,晚上,我们聚一聚”

    “好”

    ……

    回市里之前,胡晨阳去见了刘家麟

    刘部长对胡晨阳担任郧城市长后的总体表现还是满意的,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方面,那也就是有人跟他反映:胡晨阳做事还是太急了些,不大尊重老同志,还有人说他不尊重红玉书记

    为此,刘家麟还提醒过胡晨阳,同时也跟乔树军说了这事

    为了这事,树军在五一期间还专门去了一趟郧城市,也是想借这次休假,跟红玉书记实际接触一下看看她是不是真的跟胡晨阳关系紧张

    事实上,红玉书记跟胡晨阳的关系还不错,一方面,胡晨阳还是比较尊重红玉书记的,另一方面,红玉书记也是一个比较识大体的人

    树军认为:红玉书记的态度挺真诚的,不象是在忽悠

    显然,有人在向刘部长汇报时夸大其词了

    树军把她了解到的情况向刘部长反馈了,刘部长也就放心了

    现在,枪击案破了,事实证明调整郧南 县班子是对的现在,胡晨阳有底气了,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跟刘部长再解释一下

    胡晨阳把枪击案的起因和最进展情况向刘部长汇报以后,重点谈到了市委组织部长谢大仲还特别谈到了赵老对谢大仲的评价

    谢大仲有问题,胡晨阳是相信的,只是,真要查处谢大仲也要慎重,这里有几方面的原因:除了级别较高谢大仲还是市委组织部长,一个很特殊的岗位也算是刘部长的下属,下面的组织部长出了问题,红玉书记和省委组织部脸面都不好看

    倒不是说刘家麟就会官官相护,但是,在动谢大仲之前,先跟刘部长汇报一下,听听他的意见,总是应该的

    果然,听了胡晨阳的汇报之后,刘家麟沉默了

    以胡晨阳对刘部长的了解,刘部长个人还是比较过硬的,如果他有顾虑,那一定是在考虑省里的关系

    一个人能爬到市委组织部长的位置,在省里肯定是有一些关系的

    果然,刘部长道:“谢大仲这个人,跟姚重远关系不错”

    姚重远,原副省长,现任省人大副主任,而且排位比较靠前,同时还是省人大党组成员

    在官场,最忌讳的就是这种盘根错节的关系,动谢大仲很简单,但要动到了他背后的关系网,情况就复杂了谢大仲后面有姚重远,姚重远后面又有他的关系

    胡晨阳也相信,刘部长提到姚重远,未必真就是怕了姚重远,只是,在动谢大仲之前,把他的关系网搞清楚,把可能触动到的人搞清楚,还是有必要的,这也正是乔光荣一再要求的“谋定而后动”

    而且,胡晨阳相信,刘部长在采取行动之前,一定会跟乔光荣打招呼,要么不动,一旦动了,那就是狠招,几乎不给对手反击的余地

    以前,乔光荣和刘家麟在赣源省就是这样做的那时,胡晨阳的职位还比较低,轮不到他参与谋划

    现在,胡晨阳也到正地级了,算是有资格了,他也正好可以借这件事,好好向老江湖学学

    刘部长突然问:“谢大仲跟红玉书记没有什么牵扯?”

    “应该没有”胡晨阳道,“最早,还是红玉书记提醒我要注意谢大仲的小动作”

    刘部长道:“没有就好,有的话,事情就搞大了”

    ……

    当晚,胡晨阳赶回市里,约了戴有光在“楚天酒家”吃饭

    枪击案终于破了,戴有光也松了口气,他汇报道:“我们把侦察重点放到郧南县后,在一个名叫阿珠的女人那里找到了突破口,这个阿珠是盛龙手下一个马仔的女人,掌握了一些情况,通过她,我们将那几个参与作案的人都抓获了”

    胡晨阳道:“这说明,你们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问题就是出在郧南县嘛”

    戴有光道:“要不是有人干扰,这案子早破了”

    胡晨阳道:“盛龙真的没有参与策划?”

    “这个不好说,也可能是他手下的马仔讲义气,也可能是害怕,不敢说,会搞清楚的”

    胡晨阳道:“把情况搞清楚就行”

    戴有光道:“晨阳市长,查下去,可能会牵扯出盛龙背后的人呢”

    胡晨阳道:“查,只要有证据,没什么好担心的”

    戴有光要的就是这句话,枪击案搞得他也挺憋气的,自然是不想放过某些人

    两人还没吃完饭,胡晨阳就接到市委组织部长谢大仲的电话语气很是亲热:“晨阳市长,我大仲啊”

    胡晨阳道:“哦,大仲同志,你好”

    “呵呵胡市长出任武大教授,可喜可贺”

    “呵呵,谢谢,消息这么灵通啊?”

    “那当然哎,我得为你庆贺一下,有时间吗?出来喝杯茶?”

    胡晨阳道:“有时间啊”

    “那好,8点钟,我们一茶天地见?”

    “好啊”

    ……

    “一茶天地”在“车城大厦”里面这座大厦,也算是郧城市的标志性建设之一,里面有不少私营公司,也有些娱乐场所酒店、歌厅、桑拿、足疗、茶楼,一应俱全,晚上比白天还热闹

    谢大仲在一间名为“西江月”的茶室等候胡晨阳

    谢大仲道:“我这人爱好不多,喝茶算是一个,呵呵”

    胡晨阳道:“这地方我来过几次还不错,尤其是包厢的名字,都是些词牌名,还都带了个水字旁是动了脑筋的”

    “是吗?”谢大仲道:“来了这么多次,我还真没注意这个我得看看”

    结果,谢大仲还饶有兴趣地起身出了包厢把楼楼所有的包厢名称都看了一遍:忆江南、沁园春、金浮图、雨淋铃、浪淘沙、清和风、深院月、淡黄柳、潇湘曲……

    果然都有一个带水字偏旁的字

    回到包厢,谢大仲叹道:“胡市长厉害,善于发现常人难以发现的东西,厉害”

    胡晨阳微笑道:“哪里,我也是听这家茶店的老板说的据他说,为了给茶楼包厢取名,还请教了高人”

    “高人”谢大仲道,“各行各业都有高人,好比做饭,我老婆做了一辈子饭,她也只是个家庭主妇的水平,而饭店的厨师,人家年纪轻轻,就能达到一级甚至特级厨师的水准,这个,不服不行啊”

    胡晨阳笑道:“厨师分级别,我还能理解,据说作家也分级别,我就有点搞不懂了,什么一级作家,二级作家,如果级别代表水平的话,你一级作家写出来的东西是不是就应该比三级作家写的东西要高出几个档次?”

    两人就这样闲聊,甚至有些相互“迎合”,共同“创造”着一种适宜喝茶的气氛

    对谢大仲来说,本来就很想与胡市长交好,因为李振江的事,他跟胡市长产生了分歧,这是谢大仲极不愿意看到的,他很清楚,红玉书记来郧城市,是来镀金的,差不多了就要走的,不可能长期呆在郧城市,而胡晨阳既然来了郧城市,少说也要干满一届,那就是五年,如果再做一任书记,那就是十年,十年啊,如果他不信任你、不重用你,甚至还有意无意压着你,那你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一想到胡市长有可能在郧城市呆上十年,谢大仲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人生有几个十年?

    官场上,谁要是“空转”十年,这辈子还有什么搞头?

    谢大仲觉得,就是不为自己,为了那些紧跟自己的下属的前途,也得跟胡晨阳搞好关系啊

    这些日子,谢大仲总想找个机会跟胡市长缓和一下关系,也做了些尝试,只是,胡市长并没有积极回应,当然,也没有生硬地拒绝,总之,两人之间,是那种有些客客气气的关系,彼此都有些小心,

    谢大仲知道,这种客客气气的关系,这种彼此间的“小心”,本身就不正常,谢大仲自己就是一个领导干部,太知道领导的心思了,领导对谁客气,那并不是好事,他骂你,甚至朝着你屁股狠狠揣上一、二脚,那才叫关系好呢

    胡市长对他的这种客气,说明他不信任你,甚至防着你呢

    不过,今天胡市长的态度不错,不但答应了来喝茶,言谈话语间,还透着有跟自己交好的意思,这让谢大仲很高兴

    心里一高兴,谢大仲兴致就高了,道:“胡市长,这个车城大厦,是服务一条龙,胡市长没有没兴趣去唱歌啊?”

    这当然是一种试探,如同《水浒》里的王婆教唆西门庆如何一步步勾引“小潘”,讲究个“前戏”,喝茶是“前戏”,唱歌也是“前戏”(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