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571章 她太难了
    陆擎风将灯熄灭,屋里陷入一片黑暗。

    黑暗中两个人的呼吸更加的清晰,甚至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陆擎风的手精确无误的勾起了周念念的下巴,声音有些沙哑,“阿靓刚才和你说了什么?”

    周念念想起阿靓刚才说的话,不由一阵无语。

    阿靓那家伙闯进来,竟然只是为了告诉她,让她和陆擎风之间不要避孕。

    它说到现在它也没悟出孵灵蛋的方法,但可以确定的一点的是灵蛋很可能得从她肚子里出来。

    周念念有些崩溃,掐死阿靓的心都有。

    阿靓笑嘻嘻的说它现在灵力基本上没有了,孵灵蛋的重担就落在她身上了。

    周念念觉得自己太难了。

    一想到自己最后有可能生出一颗蛋来,她就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不知道那样的话,她会不会被人当作异类被人关起来。

    她苦着脸满心忧愁的将阿靓的话转述给了陆擎风,“.....你说我要是真的孵出一颗蛋来,会不会被人当作异类啊?”

    陆擎风听了以后,忍不住低低的笑了,“只要是你生的,就算是一颗蛋我也高兴。”

    周念念:“......”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大哥!

    她忍不住捶了下陆擎风,“问题是我不高兴啊,我可不想真的生颗蛋出来。”

    周念念心事重重,满心忧虑,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已经被陆擎风抱到了床上。

    “就算是生蛋,也要先怀上才行啊,时间要紧,看来我要赶快努力了。”黑暗中陆擎风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温热的气息令她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感觉皮肤泛起丝丝颤栗,这才主意到陆擎风的动作。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确定要利用这么美好的时间来和我讨论这么没有意义的事情么?”陆擎风的声音有些无奈。

    周念念刚要说话,随后就被陆擎风铺天盖地的气息所覆盖,她迷迷糊糊的想着这怎么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呢?

    ......(作者君拉灯了,此处请小可爱们自行脑补,哈哈。)

    白玉卿在吃完酒席就回家了,甚至拒绝了李香秀让她回家坐坐的提议。

    一到家她将气愤的将包摔在了沙发上。

    陈尚德在她背后换鞋,不解的看着她的动作,“你这又是生什么气啊?”

    “我生什么气?”白玉卿愤怒的转身看着他,气呼呼的坐在了沙发上,“你没听到今天酒席上那些人说的话吗?”

    陈尚德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坐席的时候他是跟男宾坐在一起的,白玉卿跟女宾在一起,男人那边见面就是喝酒聊天,并没有女人这么八卦,所以他根本不理解白玉卿在愤怒什么。

    白玉卿哼了一声,看陈尚德一脸茫然的神情,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周念念今天可真是风光啊,穿着国外流行的婚纱,赚足了众人羡慕的眼球,让那些人纷纷议论,周家这个养女的婚礼办的比亲生女儿的婚礼还风光。”

    白玉卿气得胸脯微颤,一想到酒席上那些女人凑在一起低声议论的话,想到她们看自己的嘲讽眼神,她就觉得心口疼。

    尤其是婚礼上,陆擎风当着宾客的面掀开周念念头上的红色头纱,轻轻亲了周念念额头的场景,那场景如梦如幻,十分浪漫。

    在场的女宾客都十分羡慕,觉得这一幕实在太美了,犹如古人成亲当天新郎掀开新娘盖头的场景一般,让人充满了遐想。

    当时许多人的眼神都若有若无的从她身上扫过,白玉卿觉得那些人都在嘲讽她,嘲讽她这个亲生女儿在周家的地位还不如周念念这个养女。

    一想到这里,白玉卿的心底就生出强烈的恨意,凭什么,周念念一个捡来的野种,凭什么比她风光?

    陈尚德不解她为什么要去比这个,“咱们结婚的时候办的也很风光啊,你当时不是很满意吗?”

    白玉卿抿了抿嘴,她当时是满意,但她现在不满意了啊。

    第二天周念念醒来的第一反应还是昨天晚上阿靓说的孵蛋问题,她转过头直接就拧上了陆擎风的耳朵,“陆擎风,这件事很重要啊,怎么能是毫无意义的呢?”

    陆擎风睡的正熟,迷迷糊糊的拉下她的手,将她摁在怀中。

    “我知道很重要啊,所以我昨天晚上很努力了。”

    周念念大囧,陆擎风这家伙歪楼到哪里去了?

    他们说的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好吗?

    她没好气的抬头瞪了他一眼,却见他呼吸均匀,已经又睡了过去。

    周念念无奈的摇摇头,抬眼见房间内一片明亮,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照的床尾处一片明亮。

    他们的卧室是南向的,阳光洒在床尾这个地方,时间最少也得在十二点了。

    十二点了.....

    周念念惊呼一声,猛然坐起来,拿起旁边的手表看了看,才发现已经十二点半了。

    “陆擎风,快起来,都十二点多了。”她转身去推陆擎风,“快起床了。”

    陆擎风迷迷糊糊的伸手拽住她,“叫老公或者擎哥哥。”

    周念念一囧,这家伙昨天晚上变着花样的逼她叫擎哥哥,结果她一叫,陆擎风就激动的跟什么似的。

    激动的后果还得她来承担。

    她伸手在陆擎风腰间的软肉上拧了下,陆擎风吃痛,无奈地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笑意。

    “原来你早就醒了,还在这儿装睡。”周念念瞪了他一眼。“快起来吧,时间太晚了,咱们这么晚下去,让爸妈怎么看我们啊。”

    陆擎风好整以暇的将胳膊枕在脑后,“放心吧,我敢打赌,我妈巴不得咱们越晚起床越好呢。”

    周念念眨了眨眼,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脸顿时一囧。

    确实,自从齐佳妍生了周子淳后,每次杨淑同看到周子淳,都恨不得抱回家养,想抱孙子的心情毫不掩饰。

    这么一说,周念念顿时觉得反正都已经这么晚了,也不在乎再晚会了。

    她疲惫的倒在床上,觉得自己浑身都跟汽车碾过一样。

    说到抱孙子,周念念又想起孵灵蛋这件事来,睡意顿时跑了。

    用胳膊捣了捣陆擎风,“你为什么说我的担忧是毫无意义的?”

    陆擎风见她真的十分忧心这件事,不由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以前学的生物知识都还给老师了?”

    周念念不解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