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钰皱着眉头:“怎么可能呢,总得设计出来做出来有作品,不然拍什么?”

    “以后我会尽量去找其他的模特,毕竟不能老是这么麻烦你。”

    “其实麻烦倒是不算麻烦,主要是我确实担心我以后要忙好一阵子,不过你放心,我会尽量抽时间来帮你拍照。”林海说的很实在,他是一定要把安保公司买下来的,而到时候重新整顿拓展业务这些的,估计是少不了他忙的。

    王钰转过话题:“你筹到钱了吗?公司的事情已经彻底搞定了?”

    她一问这个顿时就有些尴尬了,林海只能是笑着转移话题:“钱的事情应该没问题,我找我朋友借了。”

    “什么朋友能一下子借你一千万,这不是一笔小数目。要说一千块那借也就借了,可是一千万,你有这么有钱的朋友?是你那个什么悠悠姐?她肯借你这么多?你们是什么关系,什么朋友?”王钰盯着林海,“你是不是怕我担心所以在骗我?”

    “看你说的,我是穷不假,但是难道就不许我朋友有钱了?就好像你,你说你家庭条件不也就一般,但是你那个前男友不还是老兵集团的太子爷?”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要戳你伤疤。”林海意识到自己一时嘴快,赶紧弥补:“对不起对不起,主要是我这人吧,你看不起我可以,但是千万不能看不起我朋友啊。你也是我朋友,别人要是说看不起你,我也会这么说的。”

    王钰被他说的又好气又好笑:“行了,别说这么多了,我知道开口借钱没有那么容易,一文钱难死英雄汉,别人谁有钱不是想有更多,哪那么容易借给你,要么就是有心无力,即使是想借给你也没有那么多。”

    “你那个什么悠悠姐,就算是想帮你,也不可能说拿出来这么多。那你剩下的又怎么办呢?你工作没多久,家庭条件也一般,不可能说拿出来多少钱吧。”

    林海顿时就要反驳了,要说别人有心无力那是肯定的,毕竟一千万绝大部分人一辈子也赚不到,可是呢,张悠悠绝对是个例外。

    关键是王钰做梦也想不到林海所说的悠悠姐就是张悠悠,她怎么可能想得到林海居然会认识张悠悠。

    这也难怪,毕竟看起来林海只是个一文不名的屌丝,一般人能有几个能够同时跟大唐集团的千金、现如今的夫人,以及老兵集团王力的千金同时都认识还都是朋友。

    结果王钰不等他开口,直接拿出一张银行卡,塞到他的口袋里:“这张卡你拿着,卡里头我存了一千万在里头,密码是六个六,你也不用找你那个悠悠姐了,这个钱足够了。”

    “就当是我借给你的,你赚了钱以后再还我就行了。”

    林海看着那张卡没有去接,半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姑娘,行了,别开玩笑了,收起来吧。我真能解决,不用你操心了。”

    王钰顿时愣住了:“什么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我说的也是真的,你说你一个姑娘家,普通家庭,开个工作室都要千方百计说服爸妈,想尽办法节省成本,你要是有这一千万,还不先给自己换个好点的环境,然后请专业的模特,至于说找我这么业余的吗?”林海好笑地说着。

    他是真觉得王钰是在开玩笑,他的确猜到王钰家里可能并不是她所谓的普通工薪家庭,但是最多也就是家里有点钱,他是做梦都想不到王钰的身份,会是王力的女儿。毕竟,一般的哪个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随随便便就拿出一千万来?

    王钰也急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呢?我做工作室是我自己的梦想,我希望是通过我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而不是说去拿钱砸出来。”

    “至于说找你当模特,一方面的确是节约成本和开支,但是也的确是因为你虽然业余,可是无论是外形气质还是镜头表达能力,都远远超出一般的专业模特,这不光是钱的问题。”

    “你不信是吧?”王钰赌气地说着,“那你跟我过来。”

    她说着,拉着林海到了电脑跟前,然后点开网上银行,飞快地登陆进去打开账户,随即把屏幕转到林海跟前:“你自己看看,是这张卡吧,你数数是不是一千万?”

    林海实在是无语了:“别胡闹了……我靠!”

    他看着电脑屏幕,几乎以为是自己眼花了,随即揉揉眼睛又数了一遍后面的零,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因为那上面显示的账户信息,里头的余额的确是一千万。

    “这是你的卡不?”林海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一千万,其实哪怕他现在一穷二白就只有徐雅雯给他发的工资还存着,但是一千万甚至于再多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个数字,他确实不是个拿钱当回事的人。

    但是对于王钰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来说,居然一把拿出来一千万,这让他怎么可能不震惊。

    “你不认识字啊,再说这卡号你不会核对吗?”王钰不满而又心虚地说着。

    心虚是因为幸好网页上显示的只是她的名字一个钰字,至于姓则是一个星号,不然的话她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骗了他。

    “要不要我给你查询一下明细?是我早上跟你打完电话知道你要用钱才转过去的,转账时间和记录都可以查得到。”

    林海这才回过神来,随即把卡塞到王钰的手里,严肃地说着:“姑娘,当黑客是犯法的。”

    “我不知道你是篡改了网页,还是说黑进去别人的账户怎么弄到的这笔钱,总之这都是违法的,都是不义之财,我不能要更不能看着你为了我牺牲自己的大好青春去进监狱。”

    “趁着现在人家应该还没有发现,赶紧把这钱退回去,说不定人家还没有发现,不会说有什么后果。要真是有了,也是我来担着,但是你先退回去起码后果不会这么严重,一千万,够我后半辈子在牢里过了……”

    王钰被他给说的完全愣住了,反应过来以后又好气又好笑地说着:“林海!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还黑客,黑进别人账户弄到这笔钱,黑客要是这么容易当,那全世界的人财产还有没有一点保障啊。”

    “这钱你拿着,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正当所得,一点都不违法,绝对没有人来找你承担任何的后果。”

    林海直接把她的手甩开了:“你给我认真一点说清楚,这钱到底是怎么来的?不要跟我说是你这阵子做设计卖衣服赚来的啊,要是做设计真有这么来钱我立马二话不说现在就改行了。”

    “还是说你其实是个隐藏的富二代,富二代也不能这么败家,随随便便拿出手就是一千万吧,那得是多富的富二代啊?”

    王钰顿时更加的心虚了:“你想什么呢,我要是富二代,还至于过的这么节省吗,还至于自己创什么业吗?”

    “这钱,的确不是我最近赚的,其实是我……是我……”她也结巴了,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好的说法,随即眼珠子一转:“是我那个前男友的。”

    “对,是他给我的,分手费。”王钰赶紧说着,“我这不是已经跟他分手了吗,就算是没分手我也不想花他的钱,所以这个要说是不义之财也的确是有点。”

    “再说这个钱我要着也没有什么用,可是退给他吧又太便宜他了,正好你现在等钱用,那就拿这个钱来做你想做的事业,就算是把原先这个不义之财用作了正经用途,所以也是件好事。”王钰这个谎言越说越顺口,煞有介事地补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