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我在黄泉有座房 > 第三百四十三章:至理名言
    工会的牢房,一般分为外层和内层。

    内层是关押着重犯,一些堕灵师和犯错的除灵师。

    这些人都会被一层层重重的关押在牢笼下面,据说每个人都是一个单独的牢笼,又小又挤。

    而且每个人都被加上了厚厚的枷锁,封锁了灵能。

    而外层,则关押着一些违反条例或是严重违纪的工会成员或者外围成员等等。

    或者是犯事比较小,关上一段时间,就会放出来的人。

    而王昭就在这里度过了春节最热闹的几天。

    “喂,你准备下,再过两个小时天亮了,你就可以出去了,另外这是你表姐送你的信,你自己看!”

    监守把一份信封递给王昭。

    王昭一怔,伸手小心把信封接在手上。

    看着面前秀气的笔记,王昭一时居然有些纠结起来。

    不知道自己表姐究竟会给自己写什么。

    再三犹豫了好一阵后,王昭才小心翼翼的把信封打开。

    信封拿出来,里面只有一个字:“滚!”

    见状,王昭的脸色一时忽明忽暗,虽然早早就想到了结果,但却没想到会有一天,居然是这样的答案。

    一时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一下就空了。

    “咦,小伙子,你这是何必呢?你看当初我叫你去开车,你怎么就不去呢,你要是去开车,你现在就没这么愁了!”

    脑海中的声音,正孜孜不倦的为他讲述开车的大道理。

    “滚,我不想听你说话!”

    王昭黑着脸,自言自语的说道,他恨不得把脑袋给劈开,然后将脑海里那个家伙拽出来,扭成三四段后,丢进马桶里去。

    “咋着,你还不爱听啊,天下漂亮的女孩多了去了,你一个表姐算什么。

    我有心送你一句至理名言。

    可这句话一般都是高智商的人才能听得明白,我怕你听不懂!”

    王昭冷笑起来:“至理名言,就你?我怕是你狗嘴吐不出象牙吧。”

    “呵呵,你不信?那你听好了,这句话是我在秋名山从横多年才领悟的道理。”

    脑海中的声音充满了自信。

    “你向往的地方,别人已经进出自如……”

    王昭皱起眉头,被这句话说的莫名其妙,不明白这句话里有什么至理名言可言。

    直至余光不小心看到了地上,自己表姐的那封信…………

    一时外牢的房间里,再次传来了王昭的咆哮声:“丁小乙!!!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王昭心中愤怒,连发出的怒吼声都令人震耳欲聋。

    临近的几个牢房里的人,瞬间就受不了了。

    纷纷咒骂起王昭,耍什么疯。

    这些人都是经常惹事的主,又都是游走在城市各个夹角街道,说白了都是老油子。

    一骂人,自然也是口吐芬芳。

    他们这一骂不要紧,王昭本来就爆炸的心态,彻底就崩了。

    一脚踹开牢门,冲进临近骂自己最狠的那个牢房里,砰砰砰的就是一通狂揍。

    其他牢房的人见状,直接就懵逼了。

    这牢房一般不会关押高手,但王昭情况特殊,他是王家大房的子孙,第三代除灵师。

    加上又是25区战场功臣,军功护体。

    所以才格外照顾,被关押在外层,还没有被封上灵能。

    只要再等两个小时过去,天一亮他就能出去了。

    可这时候突然暴走,完全超出众人预料,看着这位猛人,把对面牢房里的那个家伙,揍的满脸开花。

    终于有人尖叫起来,开始大声呼喊警卫。

    毫无疑问,这次的事情就麻烦了。

    随着警报声,和负责镇压的工会守卫出动,王昭这次不仅被延长了关押的刑期,还被封印了灵能关押进了内层的大牢。

    不过让众人所不解的是,即便是被五六个守卫重重押着,王昭一路走来,嘴里还是狂吼着一句话。

    “丁小乙,我要报仇!!!”

    “阿嚏!!!”

    丁小乙揉揉自己的鼻子,看着自己面前的热腾腾的豆腐脑。

    白嫩嫩的豆花,一撮翠绿的小芹菜和饱满的黄豆,加上一勺诱人的辣椒油,看上去令人充满了食欲。

    因为过年的原因,早在过年前的一周,许多店家就已经关门回家过年了。

    没有了可口的早餐,这可让不少老饕们,心痒难耐,好不容易熬完了过年,这些早早营业的早餐摊就自然异常的火爆。

    他抬头看着面前街道上飘落的雪花,心里一阵无奈。

    自己已经让【旺财】用自己的名义发出了一份警告。

    这个自己,并不是他丁小乙的名字。

    而是另一个模糊的形象,也是自己虚构出来的那位神秘大人。

    毕竟这件事,无论是用蝉组织任何一个形象去发声,都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猜疑和麻烦。

    反而用这位从来没有露出过面容的大人物,来传播出消息,更能够增添他们的信任,达到警惕的效果。

    而这件事之后,他却很无奈的发现,除此之外,自己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明知道正月十六那天,会爆发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

    可给自己的感觉,却是面前有一面巨大的车轮,正在无情的朝着早早就定下的轨道碾压过来。

    自己哪怕能赶在别人之前,看清了轨道的方向。

    但也没有任何能力去改变车轮的运转。

    这种无力感,令自己增添了几分危机感,迈入灾灵后优越,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需要变得更强!”

    一念及此,他的更加渴望着增强自己的实力。

    “主子,您已经足够好了,大势所趋的事情,咱们改变不了什么。

    当年我记得我的那位老主子,和您一样。

    每天操碎了心,可大势所趋他怎么挣扎改变,都无济于事。

    最后还是落得个身败名裂,可笑,他死偌大的帝国马上就开始坠落,不到十七年光景就完蛋了。”

    旺财说起来自己曾经这位老主人,何尝不也是他自己的过去。

    毕竟旺财的来历特殊,玉扳指跟随了老主人一生,一生之后,何尝不也是继承了他的意志。

    当然他说这句话,绝不是没有缘由的。

    丁小乙听得出来,旺财是在从旁侧击的提醒自己,千万别学的他那位老主人,妄图逆天改命,最后讨不得好,反而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放心,这件事还轮不到我来冒头!”

    他点点头,对旺财的警告牢记在心。

    匆匆把碗里豆腐脑扒拉干净后,就起身往家走。

    一边走一边拿起手机,尽可能的订购了一些车床的备用零件,以及能量棒等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物品。

    而且每件单子都选择了加钱,加急的字样。

    他知道大势将至,以后再想从网上下单订购,估计就没这么容易了。

    趁着现在方便,自然要疯狂采购,哪怕是最后天下太平,自己也不会亏到哪里去。

    另外他又从超市里,购买了好几大箱子的泡面。

    万一保护区内出现了乱象,大头虽然不至于断粮,可没有了他爱吃的泡面,总是会不开心。

    哎……为了这个铁憨憨,自己才是真的操碎了心。

    疯狂的采购了一大堆东西后,丁小乙就坐在家里开始等快递了。

    而自己的警告,还是起到了效果。

    在睡梦中的比特瑟,终于再次见到了那位神秘的大人。

    在一片茫然的云端海雾之上。

    一只带着玉扳指的遮天大手将云海撕开。

    手指点落,仿佛要碾碎大地,而在临近比特瑟的时候,却见手指不断缩小,最终只是在他脑门上轻轻一点。

    一段经丁小乙处理过的记忆画面,送入了比特瑟的脑海。

    是方才不久,丁小乙所看到的画面和这位中学老师的对话,只是隐去了他的声音,变成了中年人的询问声。

    他还特别加入了照片上的几段诡异的画面,好让这段记忆更有说服力。

    “啊!!”

    一时当比特瑟从睡梦中惊醒过后,目光看向手上的扳指,豆大的汗珠,骤然滚落下来。

    他从床上坐起来,赶忙拿起笔和纸,将这个梦境书写下来。

    确保没有任何遗漏后。

    比特瑟的神情才逐渐凝重了起来。

    “是警告,还是预言!”

    仔细看着书写下来的信息,比特瑟可以确定,这可能是大人在警示自己。

    而且这次的事态,也是非常严重。

    搞不好,可能就是一场灾难。

    于是他一边拿起电话,让人按照自己脑海中的地址去七一路,那个老师家里检查一下。

    另一边则是拿起传音戒指,低声道:“诸位,我想……我们有麻烦了。”

    说完,比特瑟双手平放在胸前一脸虔诚的神态,默默念诵道:“蝉无所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