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末世之锦鲤是条战五渣 > 135迎接
    连夜潜回小楼的洛笙并没能如愿见到白稷辰,或者说没能如愿见到醒着的白稷辰。

    精神力未能完全恢复,又被直男的世纪难题弄到头秃的白稷辰,这一觉睡的很沉。

    金大海给洛笙开了门,两人加起来都没能叫醒他。

    得知虞不离情绪崩溃,大哭了一场好不容易才睡下,洛笙也没敢惊动她。

    毕竟人家现在已经不是无依无靠的柔弱女人了,人家背后可是有妖王撑腰的……

    洛笙只是懒得动脑子,并不是真的蠢笨,惊魂未定之下一时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可回来之后与金大海叨叨了两句,也就回过神来了。

    连埋伏他的人都能想到木系8级的那个存在,是异兽,而非异能者,洛笙自然也不可能一直想不到。

    那这么一来,今晚的事情就很清晰了。

    人类的异能者不明原因地想要杀他,可异兽却救了他。

    洛笙虽然自恋,却也不会觉得自己的魅力能大到令8级异兽为之倾倒。真正有这个魅力的人,自己被围剿那会儿应该正在隔壁屋里哭成了泪人儿呢!

    那么,能驱使异兽来救他的,自然也就只有妖王这一个可能性了。

    这么一想,洛笙倒是也没了非要把白稷辰半夜叫醒的理由。

    妖王还能腾出手来救他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无名小卒”,那念念和苏世安显然只会更安全。

    猜错了事实真相,却歪打正着的洛笙和金大海挤在一张床上将就了一夜,他经历了一场搏杀,精神力损耗也不小,倒是睡得香甜。

    第二天一早,他是被白稷辰一脚踹在后腰上,给活生生踹醒的。

    “嗯?天亮了?大家都起了?”他迷迷瞪瞪地揉着眼睛,许是知道自己的小命在妖王的名单上挂了号,洛笙只觉得自末世爆发以来,头一次睡得这么安心,警戒心竟一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白稷辰鄙夷地瞪了他一眼,自己总是对这家伙看不上眼,就是因为深知他骨子里藏了惫懒的劣根性,稍微少了一点紧迫感就原形毕露。

    “你昨晚不是去找豹子他们了吗?有什么消息?”

    洛笙揉了揉眼睛,眨巴了两下,才想起自己昨晚只跟金大海叨了两句,还没向这位大爷禀报呢!

    当下他便一五一十地将昨晚发生的事,以及自己的推测全都说了出来。

    期间虞不离和金大海夫妇还端来了早餐,是金大海早上现煮的纯肉粥。煮粥的水则是虞不离当场凝结的冰晶融化而成。

    煮粥时二楼有好几人都投来了或是羡慕,或是渴望,或是觊觎的眼神,但最终视线都落在了连厨房都要不辞辛苦,挪动花盆跟着去的桐桐身上,又纷纷缩了回去。

    木系异兽的战斗力是不高,可这一株看起来就知道等级不低,为了一点净化水,不值得。

    厨房的小小动静连插曲都算不上,端着早餐回到屋里发现洛笙已醒,虞不离的注意力顿时都被他的话吸引了过去,那些在二楼一闪而过的人影瞬间抛诸脑后。

    “那我们今天还进城吗?”虞不离听完他的话,第一时间就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我和洛笙从城门入口进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着。”白稷辰果断地决定道,“对方既然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脸,那就说明他们不敢明着来。我们正大光明地进城,他们在人前也做不了什么。”

    虞不离有些失望,忍不住问道:“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一起进城?反正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也不敢动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白稷辰摇头道,“如果对方是故意这样藏头露尾,就是为了误导我们呢?实际说不定他们正等着你一露面,就直接下手明抢。你忘了路上遇到的那几个傀儡了?”

    “可是……”虞不离抿了抿嘴,迟疑道,“我总觉得这两拨人的行事风格完全不一样。那些傀儡根本就毫无顾忌,一旦发现有可趁之机就动手。之前在洛河基地,他们就没把近在咫尺的基地放在眼里,又怎么会在华阳基地费劲搞埋伏呢?”

    更何况,那些傀儡层出不穷,一次比一次厉害,有心截杀落单的洛笙,怎么可能动静这么小?

    “那就说明你的处境更危险了。”白稷辰坚持道,“有两拨人并不想让你进城,和你弟弟见面。”

    虞不离默了默,想说也许截杀洛笙的那波人可能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洛笙又不是第一次进出华阳基地了,怎么偏偏就只有带上自己的这次,遇上了截杀?

    她想反驳,心里都没有底气。

    “就这么说定了。洛笙,我们走。”白稷辰见她低下头,疑似默认了,便不再犹豫。

    如果今天能尽快见到虞不弃,由他亲自来接阿离,那才是真正的万无一失。

    7级的桐桐,到底还是有些不够看。

    没见作为洛笙都遇上8级的木系异兽了吗?

    虽然是友非敌,但这件事还是让白稷辰心中充满了危机感和紧迫感。

    就在众人走出小楼,准备目送白稷辰和洛笙二人离开时,远处突然掀起一片喧嚣!

    “那就说明你的处境更危险了。”白稷辰坚持道,“有两拨人并不想让你进城,和你弟弟见面。”

    虞不离默了默,想说也许截杀洛笙的那波人可能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洛笙又不是第一次进出华阳基地了,怎么偏偏就只有带上自己的这次,遇上了截杀?

    她想反驳,心里都没有底气。

    “就这么说定了。洛笙,我们走。”白稷辰见她低下头,疑似默认了,便不再犹豫。

    如果今天能尽快见到虞不弃,由他亲自来接阿离,那才是真正的万无一失。

    7级的桐桐,到底还是有些不够看。

    没见作为洛笙都遇上8级的木系异兽了吗?

    虽然是友非敌,但这件事还是让白稷辰心中充满了危机感和紧迫感。

    就在众人走出小楼,准备目送白稷辰和洛笙二人离开时,远处突然掀起一片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