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豪门狂婿(陈青夏雪) > 第640章 拓跋家族
    江南市同样是省会城市,起繁华程度比起长安有过之无不及,江南省本就是经济大省,江南市作为省城,自然是举足轻重的。

    而且江南市临近魔都,在魔都的带动下,江南市一跃成为华夏国十大城市之一。

    江南市素有三大世家,候家、方家,以及拓跋家族。

    拓跋姓氏属于古老复姓,如今并不常见,尤其在江南一带,更是少之又少。

    江南市三大家族之一的拓跋家族,是一百年前从山省乔迁至此,如今是江南省陶瓷行业的龙头,闻名全国,畅销世界。

    若论财力,拓跋家族完全吊打候家和方家,稳坐江南省第一大财团的位置。

    不过拓跋家族行事内敛低调,向来不插于家族争斗,就连拖把家族府邸的建造,也一切从简,正常情况下,没人相信这里住着江南省的首付。

    一间装修简约的客厅里,几个年轻人正坐在沙发上喝茶,这几人虽然穿着简单,但举手投足都流露着一种贵族气质,这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是寻常人学不来的。

    而气质最为出众的,当属坐在几人中间的那个年轻女人,如果夏雪在这里,她应该一眼就能认出这个女人的身份,因为女人虽然气质出众,但满脸雀斑,让人一眼难忘,酒店开业的时候,这个女人以唐清灵朋友的身份,参加过开业典礼。

    女人叫拓跋明月,正是拓跋家族第三代成员。

    拓跋明月旁边是两女一男,看起来都比拓跋明月小几岁。

    这时,那个相貌英俊的青年问道:“姐,奶奶不是不让我们参加社交活动吗,可你前几天还去参加那个叫什么来着……”

    “夏雪。”拓跋明月说。

    “哦,对,那你怎么还去参加夏雪的酒店开业呢?莫非那个夏雪是姐的朋友?”

    拓跋明月缓缓地摇头:“不是。只是单纯的好奇。”

    “好奇什么?”青年问。

    旁边那两个长得都不错的女人也满脸疑惑地看着拓跋明月。

    “好奇夏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拓跋明月说。

    听到这话,青年更加疑惑,说道:“姐,一个女人有什么好好奇的?无非就是长得漂亮点,可这个世界上并不缺少漂亮的女人。”

    “小风,如果你认为夏雪只是一个漂亮的花瓶,那你就大错特错,据我所知,她背后的夏氏集团能发展到现在的程度,绝非偶然,可以说她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

    “姐,听说那个夏雪是外省人,你对她怎么如此了解呢?”拓跋风笑着说。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拓跋明月美眸一瞪,拓跋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姐,你说你说,我不插言了。”

    拓跋明月继续说:“但夏氏集团能成为本省行业里面的龙头老大,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那就是夏雪是陈青的未婚妻。”

    陈青?

    难道就是不久前揍了候玉杰那个家伙?

    拓跋风张了张嘴,又想说话时,突然看到拓跋明月那张冰冷的脸,顿时嫣儿了。

    “我说的这个陈青,其实就是江南市最近冒出来的那位,对他的评价,奶奶的原话是此子不简单。”拓跋明月说。

    其实拓跋明月本来对夏雪陈青以及唐清灵都不感兴趣,但自从听她奶奶对陈青的评价后,拓跋明月才对陈青产生了一丝兴趣。

    拓跋家族的现任家主,正是拓跋明月的奶奶,一个颇具神奇色彩的女人,能让她奶奶都十分赞赏的年轻人,陈青还是第二个。

    随后拓跋明月便调查陈青的资料,越往深层调查,拓跋明月越震惊。

    拓跋风小心翼翼地说:“姐,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参加夏雪的酒店开业了,原来是奶奶默许的,对吗?”

    拓跋明月点点头。

    “明月姐,照你这样说的话,那陈青算得上猛龙过江,而候玉杰占地为王,两虎相争,江南岂不是有好戏看了?”坐在拓跋风旁边的女人说。

    “按目前情况来看,应该是这样。”拓跋明月端起茶杯,修长的玉手简直完美无瑕,其实不仅是她的手,身材比例、五官气质,都算得上绝佳,只可惜密密麻麻的雀斑实在有些显眼。

    朱唇微启,抿了一口茶水,拓跋明月又说:“但你们也不要小看候玉杰,占尽地利人和,陈青想赢并不容易。不要忘了,几年前那位也试图进军江南,但最后只落个狼狈而逃。那位和陈青比起来,平分秋色吧。”

    “但奶奶有言,无论这场好戏多么精彩,拓跋家族任何人都不得参与。当年先辈乔迁至此受尽磨难才拥有了一席之地,换而言之,我们现在的生活,是先辈用血泪换来的,若不珍惜,将来势必要重蹈先辈覆辙。”

    拓跋明月淡淡地看了眼拓跋风三人,又说:“别人我都没说,却特意把你们仨叫过来,我想你们应该清楚为什么。”

    拓跋风三人闻言便对视一眼,脸上皆是浮现出淡淡的羞愧的表情,前者讪讪笑道:“姐,就是你不放心我们三个呗。”

    “知道就好。你们都是家族小辈成员里面比较聪明的,但同时你们也都最能惹事,不过陈青和侯玉杰这件事万万不能参与,切记!”拓跋明月严肃地说。

    拓跋风嘿笑道:“姐,放心吧,我们都了解事情的严重性。”

    “嗯,没事了,你们都回去吧。”

    很快,拓跋风三人打了招呼,起身走了出去。

    等三人的脚步声彻底消失,拓跋明月也起身往出走。

    时间不大,拓跋明月来到一个不大的庭院里,里面灯光正亮,拓跋明月轻叩房门,说道:“奶奶,您交代的事情我都照办了。”

    “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是侯家的喜日子,你代表家族去道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