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祓师 > 第十六章 心理素质相当过硬
    赤眼蜈蚣的速度很快就降了下来,江尘生算准时机,奋力将战术斧掷向虫头上的面具。

    这一掷,江尘生用上了十二分的力道,战术斧几乎是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撕破空气,盘旋着飞了出去。

    按说赤眼蜈蚣身在半空,应该很难做出规避才对,可没想到,眼看战术斧就要劈中面具的一刹那,金属打造的虫躯体突然变得如弹簧一样快速收缩,堪堪避开了飞驰而来的斧刃。

    但也就是在赤眼蜈蚣避开飞斧的一瞬间,从它后背上,忽然传来一串“噗嗤噗嗤”的闷响。

    江尘生定睛望去,就见另一把战术斧贴着虫躯直坠而下,并在坠落的过程中,击穿了整整一串虫翼。

    就在几秒钟前,温柔一看到被手电光照亮的赤眼蜈蚣,就迅速出手了。

    赤眼蜈蚣下落的速度实在太快,温柔只能看到一道从天而降的残芒,但她的记忆力非常好,能清楚地记住赤眼蜈蚣的构造,也记得上一次这条大虫子撞中地面以后,如同笔直的竹竿一样,在地面上矗立了一两秒钟。

    只凭借那道模糊不清的残影,温柔就判断出了虫翼的大体位置,并通过蜈蚣的移动轨迹,想象出了它的落点,以及落地后的矗在原地的样子。

    在快速做出这一系列的判断之后,温柔便拼尽全力,将战术斧抛向了高空。

    赤眼蜈蚣开始减速的时候,温柔的战术斧已开始下落,直到它避开江尘生的致命一击时,温柔的战术斧贴着虫躯划落,并在这个过程中,凿穿了虫躯左侧的十三片虫翼。

    一半虫翼被破,赤眼蜈蚣顿时失去平衡,身子一斜,便重重栽向地面。

    接着就是一阵嘈杂的巨响,赤眼蜈蚣落地后,顺着地面滑行了整整十米,沿途的石笋全被撞了个稀碎,江尘生一看蜈蚣是朝着和他相反的方向滑行的,而它在滑动中激起的飞石也几乎都是朝着相反的方向飞驰,便果断冲了过去。

    前冲六步,江尘生快速低腰,捡起了温柔的战术斧,而后朝着赤眼蜈蚣揉身扑进,此刻它还没将另一半虫翼收起来,平衡能力和活动能力必然都很差,正是给予致命一击的好机会。

    可当江尘生踏出第九步的时候,却感觉到脚下的触感突然有些虚,他瞬间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只能放弃追击,快速跳向一旁。

    江尘生刚刚跳离地面,脚下的岩层便突然下陷,形成一个面积巨大的深坑。

    借着手电的余光,能看到大片碎石正朝着黑暗深处坠落。

    从地坑下陷,到碎石坠入深渊,整个过程无声无息,甚至在岩壳开裂的时候,都没有发出丁点声音。

    直到双脚落在坚实的地面上,江尘生心中依然有点后怕,刚刚在感觉到脚下发虚的时候,他其实稍稍犹豫了一下,毕竟只要再踏出几步,就能将战术斧砍在赤眼蜈蚣的头顶上,好在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近在眼前的胜利,要不然,现在的他已经与那些碎石一起,落入了望不到底的黑暗深处。

    赤眼蜈蚣似乎也有些慌张,此时它一动不动地盘缩在地洞边缘,如同愣住了一样。

    江尘生捕捉到了赤眼蜈蚣动作上的停滞,当下也不废话,立即撒开步子冲了上去。

    趁你愣,要你命!

    不过江尘生也不是不管不顾地莽冲,期间他一直死盯着赤眼蜈蚣,但凡这条大虫有恢复神志的迹象,他都会立即停下脚步。

    待江尘生绕过地上的大洞,眼看就要欺到赤眼蜈蚣身前的时候,虫头上的面具突然一颤,从那双人眼里爆发出的血光,似乎比之前更加鲜艳了。

    江尘生半句废话没有,立即改变方向,朝着一片密集排布的石笋奔了过去。

    在与赤眼蜈蚣的几次交锋之后,江尘生能够非常清晰地感觉到,他好像越来越适应现在的身体了,速度和力量正变得越来越契合,反应速度和肢体的灵活性也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他在想,以他现在的状态,兴许可以和赤眼蜈蚣正面杠一杠

    不过江尘生也仅仅是有这样的想法而已,并不会轻易付诸行动,他毕竟是肉身凡胎,就算能杠赢,也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奔跑中,江尘生一直聆听着身后的动静,赤眼蜈蚣没有如想象中那样闷着头冲过来,此刻,他身后正传来一长串悉悉索索的碎响,就算不回头看江尘生也知道,那是赤眼蜈蚣正甩动着千百条虫腿,如长蛇一样在地上快速爬行。

    那家伙速度真快,江尘生能感觉到,对方发出的声音正离他越来越近。

    王万钧的声音突然盖过了蜈蚣游地的碎响:“江哥,我想告诉你件事儿。就是吧,周围那些蜈蚣,好像一直跟着我呢!”

    先前江尘生就发现,在他和赤眼蜈蚣交战的时候,由大量金属蜈蚣围成的圆圈就没怎么变化过,范围还是那么大,圆心也未曾移动,期间江尘生的一直在进行长线位移,包围圈没动,就说明这个圈不是以他为圆心来改变位置的。

    正是因为事先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即便王万钧没把该表达的意思表达清楚,江尘生还是明白了他这番话的含义。

    这个圆,是以王万钧为圆心进行位移的。

    想到这儿,江尘生立即回应:“你带着温柔继续向北走!”

    话音一落,王万钧立即带着温柔动了起来,而那道由金属蜈蚣组成的包围圈,也终于随着王万钧的脚步平行位移了。

    由于刚才分心和王万钧说话,江尘生无法听清身后的声音,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游龙窜地的碎响几乎贴到了背后。

    下一瞬,那声音突然一滞,接着就听到一阵急促的破空之音。

    江尘生立即刹住身形,握紧战术斧,旋身朝后方斩去。

    刚才那阵破空的风声,就是赤眼蜈蚣一跃而起,直直冲向江尘生所挂起的声响。

    江尘生斩出战术斧的瞬间,赤眼蜈蚣的脑袋正好贴在他身后的战术背包上,好在江尘生出手的时候做了一个旋身的动作,赤眼蜈蚣这一下没能顶实,就被江尘生侧过身子避开了。

    于此同时,战术斧狠狠劈在了虫躯侧面,两种金属激烈碰撞,在黑暗中爆发出刺耳的撞击声,以及一闪而逝的火花。

    赤眼蜈蚣势大力沉,被劈中以后,只是稍稍偏离了移动轨迹,而江尘生则被震得趔趄几步,在撞断一根石笋后才再次稳住重心,在这之后,江尘生依旧没有任何迟疑,立即朝着远离赤眼蜈蚣的方向奔行。

    江尘生当然知道,跑,是肯定跑不过那条虫子的,他之所以不断移动,只是为了不断用脚掌去踩塔地面,并通过地面上传来的震感,来判断岩壳的厚度。

    王万钧的声音再次响起:“哥,前头有个出口!”

    “试试看能不能过去!”江尘生一边回应,一面快速踏出四步。

    当脚掌第四次落地的时候,地面上传来了异常明显的震感。

    越是薄弱的岩层,越容易出现震荡。

    就是这里!

    江尘生快速收起战术斧,并用另一根胳膊卷住了身旁的石笋。

    那颗石笋只有一米六左右的高度,也算不上太粗,但眼下,江尘生也没有时间去挑选石笋了。

    咔嚓一声巨响,石笋在江尘生的拼力扭动下齐腰崩断,于此同时,从左斜方又传来了赤眼蜈蚣飞驰而来的风声。

    江尘生双脚猛踏地面,几乎就是在地面上出现裂痕的瞬间,赤眼蜈蚣就冲到了江尘生面前,而江尘生也抱着那截断裂的石笋高高跃起。

    半空中,江尘生猛地蜷缩起身子,并将石笋狠狠砸向了赤眼蜈蚣的后背。

    因为石笋的目标并不是虫头上的青铜面具,赤眼蜈蚣并没有刻意闪避,随着一声锐响,沉重的石笋结结实实砸在了虫背上,而江尘生则用双脚狠狠蹬向石笋。

    紧接着,石笋和赤眼蜈蚣一齐落地,脆弱的岩层哪里承受得住如此猛烈的冲击力,在撞击产生的巨大噪音中快速崩塌。

    江尘生借助刚才那一蹬,朝着后方飞跃出去,并在半空中舒展身子,做出了一个后空翻的动作。

    从石笋被扭断,到江尘生以后空翻的姿势飞跃几根石笋,只不过短短一两个瞬间的功夫。

    温柔只听到了一连串乱响,然后就发现赤眼蜈蚣不知道去了哪,而江尘生则攥着手电在空中腾了好几个跟头,除此之外,她根本无从分辨出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江尘生落地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快速朝眼前的大坑扫了扫光,目光所及,除了开裂的坑缘,就是坑中那照不穿的黑暗,再看不到赤眼蜈蚣的身影。

    但江尘生依旧不敢大意,竖着耳朵聆听了好一阵子,直到确认赤眼蜈蚣确实跌入深渊了,才转身朝王万钧和温柔所在的方向追去。

    离他们两个还有三四米的时候,江尘生便开口问王万钧:“怎么样,能出去吗?”

    王万钧的口吻中带着不确定的味道:“出口离咱们不远了,就是不知道,等会儿那些虫子会不会阻拦咱们。”

    温柔则呆呆地望着江尘生,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能感觉出来,刚才江尘生与赤眼蜈蚣战斗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没有半点惊慌,当时的江尘生仿佛只考虑一件事,那就是如何反杀对手。

    这样的心理素质实在太可怕了,也难怪连仉若非那样的怪物都会忌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