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次生体 > 第014章 解除放逐
    丁驰迅速扫了一眼旧手机,依旧处于断网状态,所以进来不是余瑾,而是放逐者!他屏住呼吸,悄然往后退,身体贴在了一处小木屋上。游戏房里的小木屋不大,只有一米三左右的高度,左右都是出口。丁驰别无选择,矮下身缩进了小木屋中。

    他拿起手机开启摄像模式对准门口,光线有些暗淡,但依旧能分辨出似乎有只手在拿着手机往房间里照射。丁驰一动不动,默默等待着。似乎确认了安全,放逐者从门后闪身出来,拖着一条腿捂着腹部踉跄着进了房间,回首将房门小心的关死。

    他靠在门口的墙壁上坐下来,放下手机,解下背包,从背包里拿出一些东西,先是往大腿上撒了一些什么,跟着又用一卷纱布缠绕起来。看样子放逐者也受了不轻的伤!

    现在怎么办?蹲在小木屋里继续等着,直到放逐者离开?丁驰从来不喜欢将命运交在别人手里,更不喜欢指望虚无缥缈的运气,他习惯于掌握主动权。略一思索,他从木屋里钻出来,蹑手蹑脚的朝放逐者走去,甚至再次屏住了呼吸,虽然他明知道放下手机的放逐者既看不见、也听不见他。

    丁驰一点点的挪过去,艰难的弯下腰,右手拿着的手机始终对准了黑暗中的放逐者,左手伸到地上慢慢摸索,终于摸索到了放逐者放在地上的手机,他迅速抓起手机往后退。也是在这个时候,放逐者裹完了纱布,顺手去摸自己的手机,第一下没摸到,再摸还是没有。

    这个时候丁驰已经揣好了手机,旧手机交到左手,右手已经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匕首,放逐者的反应极其迅速,一个翻身站起来,从腰间抽出一把长长的短刀左右挥动着,打开门往外就跑。

    丁驰在放逐者开门的瞬间就知道自己追不上,腹部的伤势再加上过多的失血,让他现在连走路都费劲,就更别提奔跑了。于是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匕首朝着门口投掷了出去。那匕首旋转着,刀柄砸在放逐者的头盔上弹落下来,没给放逐者造成任何伤害。

    投掷匕首用尽了丁驰最后一点力气,他踉跄两步扶着墙壁软倒在了地上。腹部的疼痛让他不停的冒虚汗,即便咬着牙关,嘴里也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好半晌,疼痛感稍稍减轻,丁驰萎顿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了放逐者的手机。

    手机看不出是什么型号,还需要指纹解锁。丁驰很失望,他原本打算用放逐者的手机开热点,这样自己就可以重新联系上余瑾了。现在这一侥幸的想法落了空,要想联系上余瑾,要么就等着余瑾靠近,要么就得出去碰运气。

    将放逐者的手机关机,丁驰的左手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转头一瞧,这才发现是放逐者遗落的背包。房间里实在太暗了,完全看不清背包里有什么。丁驰强撑着起身,拎着背包,又从小木屋里拿起那把砍刀,转身去到了方才与放逐者搏斗的房间,这里的光线稍稍强一些。

    他举着旧手机仔细观察了半晌,确认没有放逐者的踪迹后,这才坐下来打开了背包。背包里的东西很杂,有胶带、纱布、一瓶医用酒精,一些药品,一个钱包,还有一些照明用的荧光棒。

    丁驰分辨了下,药品中正好有他继续的止痛片。他迅速拧开药瓶,往嘴里塞了两片止痛片,然后一点点解开腰上缠着的布条,忍着剧烈的疼痛用酒精消毒,然后用纱布和交代堵住伤口。有等了片刻,止痛药似乎发挥作用了,丁驰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将背包拎在手机,抄起手机看了一眼,还剩下百分之十一的电量。寒冷的室外让旧手机的电池愈发亏电,这么点电量也不知还能支撑多久,丁驰觉得自己必须联系上余瑾。

    他从房间离开,从走廊这头一直走到那头,目光始终盯着手机屏幕,等着手机自动连接上余瑾的热点。或许是楼板隔绝了信号,手机始终没连接上。

    丁驰想了想,决定上到三楼。曾经无比简单的动作对于现在的丁驰来说无比的艰难,每一次抬起左腿都会牵扯到腹部的伤口,上到三楼丁驰已经疼出了一身的冷汗。刚到三楼,手机就自动连接上了热点。

    丁驰靠在楼梯栏杆上,哆嗦着手机给余瑾发信息:你在三楼?

    良久,余瑾回:是。你怎么样?

    丁驰发信息:来楼梯口,我刚刚拿走了放逐者的手机,还有他的包。包里有一些你能用到的东西。

    发完信息,丁驰将背包丢在了楼梯口。过了会儿,他眼睁睁的看着背包在自己面前一点点的消失,就好像消融在了空气里。

    丁驰又发信息:刚才他在二楼的游戏室,现在不知道去哪儿了。

    余瑾回:放心,我封死了入口,他跑不掉。

    幼儿园所有的窗户都安装了防护栏,出了正门别无出路。

    一支无形的手摸到了丁驰的左臂,然后一点点向下,抓住丁驰的手捏了捏,随即松开。楼下突然传来咔啦一声响,丁驰立刻发信息:他在一楼!

    信息发送出去,热点随即断开。丁驰趴在围栏上向下看,结果他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见。过了片刻,楼下突然传来一点幽蓝的光亮,余瑾点亮了荧光棒。

    那幽蓝先是一点,跟着连成一片,过了会儿连二层也亮了起来。余瑾正用光亮驱赶着黑暗中躲藏的放逐者。

    隐约间,丁驰听见了一些声响,似乎是脚步声,跟着丁驰听见了余瑾的呼喊:“小心,他解除了放逐!”

    能听见余瑾的声音了……解除了放逐……丁驰悚然而惊!放逐者解除了他跟余瑾的放逐状态,所以他现在不再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放逐者肯定没解除自身的放逐状态,所以相对来说放逐者现在依旧是隐形人。

    荧光棒与手机让放逐者无所遁形,他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往黑暗的地方跑,三楼没有荧光棒,而丁驰就在三楼的楼梯口。

    丁驰紧忙举起手机朝下照射,就瞧见放逐者举着匕首朝他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