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来一个西红柿 > 第一百章梦想
    何小满同学吃饭的时候乖乖的,看得顾瑶很是喜欢。

    不挑食,吃饭也不会发出奇怪的声音,想比顾瑶曾经见过的小孩不知道好多少。

    “小满,你今年几岁了呀?”吃过饭,顾瑶没话找话地问。

    “六岁啦。”小朋友坐的很端正,乖乖巧巧。

    “长大了想做什么呀?”

    听了这个问题,小朋友先是伸出小手掌,看了看手心,才犹豫地道。

    “想做老师。”

    “很好呀,”顾瑶笑着,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忍住笑地问,“那你为什么低着头呀?声音听起来也不像很喜欢的样子。”

    薛零和薛彦早在吃过饭就上楼了,于是薛菁坐在旁边,看着两人互动。

    “我。”小满犹豫地看了看顾瑶,又看了看薛菁,复又低下毛茸茸的小脑袋。

    “想说就说哦,不会笑话你的。”虽是这么说,顾瑶声音里还是带了笑。

    小孩头低的更狠了。

    “瑶姐姐。”薛菁笑着嗔了顾瑶一眼。

    “好嘛。来,小朋友,说出来,说不定阿姨可以帮忙呦。”

    “我想当演员。”小朋友突然语出惊人道。

    演员?顾瑶疑惑地和薛菁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惊讶。

    小朋友说了这话,就把脑袋埋起来,一副可爱小鹌鹑的样子。

    似是知道逃避不好,小孩抬起头,怯怯地看着薛菁,好像是害怕她不高兴的样子。

    “可以呀。”薛菁没有反对地说,嘴角带着微笑。

    小朋友在她脸上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又去觑顾瑶。

    顾瑶虽是对此有些想法,也还是没有把不好的情绪落在脸上,不想让小孩难过。

    “还可以啦。”顾瑶呼噜了一下小满同学的脑袋,轻轻弹了一下小孩的脑门道。

    “怎么想到做演员呢?”顾瑶单纯一问,也没指望得到什么好的答案。

    “我,我想挣多多的钱,给爸爸养老,带他环游世界。”小孩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眼睛里好像有光,眉飞色舞的,似乎有无穷的活力从小小的身体里迸发出来。

    顾瑶震撼的同时,感觉小孩很适合那些正能量满满的电视。没有一点点虚伪的成分,小孩做演员的目的都这么有正能量,简直棒极了。

    顾瑶表示,很是羡慕。

    心里不合时宜地想了一下自己未来的宝宝,会不会特别皮,特别想让人揍一顿。咳,应该不会吧?陆西臣看起来那么乖,咳,自己小时候也不皮。

    顾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被薛菁拉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小孩在听了薛菁的鼓励后,还等着好看的阿瑶夸奖自己几句呢?没想到……小孩失望地弯下了腰,沮丧巴拉。

    顾瑶刚刚浮夸地夸奖几句,小孩脸色终于回暖。

    只是,没过多久,小孩的眉毛又沮丧地落下来。

    “爸爸不喜欢我做演员。”

    顾瑶第一反应:哦,如果我家小孩这样,我估计也是第一个反对。当然,如果是真的喜欢这个职业就没有问题了,怕只怕只是为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愿望。

    “那你告诉爸爸你做演员的原因了吗?”顾瑶问。

    “没有。”小孩摇摇头。

    “咦?这么好的愿望,爸爸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的呀。”顾瑶念出最后一个“呀”,把自己肉麻地起了半身鸡皮疙瘩。

    和小孩子待久了,自己居然学到了这么多感叹词。仔细回想,好像有点可怕。

    “我不想告诉爸爸。”小孩喃喃道,“爸爸常常说,他给我的东西太少。如果告诉他,他会难过的。”

    小孩子很懂事。这是今晚顾瑶不知第几次想到。

    “所以,姐姐阿姨,可以帮我保密吗?”

    小孩子的眼神真让人抵挡不住,两人自是同意地点点头。

    墙上的挂钟发出细微的声音,提醒着时间的流逝。

    和小孩玩了一会儿,薛菁看着钟表上的时间,颦了眉,轻声细语地和有些困倦的小孩说道。

    “小满,今晚睡姐姐这里,好吗?有些晚了,爸爸应该很晚过来,很晚过来也不安全的。小满不想爸爸不安全,对吗?”

    一番话在小孩的脑子里悠悠地过了一圈,然后终于撑不住地睡着了。

    薛菁正要喊阿姨过来抱小满回屋睡,被顾瑶阻止了。

    “我来吧。”顾瑶点点头,把小满抱了起来,“你在前面带路。”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二楼除了几人的房间,就只有并排的几间客卧。而小满和何瑾先前就在右手客卧的第一间。

    “好了。”顾瑶把小孩放在床上,盖好被子,阖上了手掌,一脸轻松愉快的样子。

    “瑶姐姐,你看起来很开心。”

    薛菁看着顾瑶,很是确定地笑着道。

    “是啊。你看,小孩子真是可爱,就像没有忧愁一样。”

    只是,话虽如此,两人都知道小孩子也是有忧愁的。而大人,有的忧愁只会更多。

    “瑶姐姐,你在哪个屋子睡?”薛菁带着顾瑶往右边走了几步,指了指面前的一排屋子道。

    “哈哈。”顾瑶有些干干地笑了笑,看着面前几间一模一样的屋子没有了话。

    虽然顾瑶平时不怎么在意细节,也没怎么注意朋友家的家庭情况。

    但是!眼前这一排屋子,真的让她好生羡慕。

    想了想自己的存款,顾瑶生无可恋地随便指了指面前的一间屋子,然后在薛菁的同意下头也不回地走进去。

    薛菁站在屋前,晚上橙黄的灯光落在她的身上,撒下一片柔光。

    走廊外面的风随着半开的窗户刮进来,摇曳的树枝在窗子上打下横斜的黑色影子。

    薛菁半晌转过身子,看着身旁的人,有些虚弱地问。

    “零,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你做的很好。”薛零拍了拍薛菁的肩膀,看着眼前的房门,眼睛里流转着暗沉的光。

    他很想知道,后面会如何发展呢?他似乎,感觉这一切都很有意思。

    不能否认的是,他和薛菁的想法一样。在某些方面,他们真的是出奇的默契呢。

    就让他看看,在这么多巧合下,加上薛菁的故意为之,这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

    “苏晴姐姐,会原谅我的吧?零。”薛菁扑到薛零怀里,纤弱的身子有些微微的发抖。

    “会的,毕竟,她那么喜欢你。”薛零捻着薛菁柔软的发丝,吻了吻她带着牛奶香味的头发。

    “可是,我要把她最喜欢的哥哥送到其他女人身边。”薛菁把自己的脸埋在薛零怀里,声音有些闷闷的。

    “没关系。她肯定是希望小彦幸福的。”

    “但愿如此。”

    两人默契地没有说话。因为,他们发现,他们谁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那人如火的热情和愿意为了梦想化为灰烬的感情。那人,大概只适合在美丽的艺术殿堂栖身,而不适合普通平凡的生活。

    “去睡吧。”薛零推了推薛菁,想把她推出怀,让她自个先回屋。

    薛菁踉跄一下,扶住墙才没有摔倒,捂着胸口有些难受的样子。

    薛零慌乱地接住薛菁的身子,扶住她道,“没事吧?”

    “我带你回屋。”说完,薛零不容置喙地把薛菁抱了起来,快步往薛菁的房间走去。

    有些好了些,薛菁好像涂了胭脂的脸上绽开一个如海棠般的浅笑,低声地笑着说,“你慢点走,别吵醒了小满。”

    今天薛零穿的是马丁靴,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

    听到薛菁的话,薛零明知她的意思,还是笑着凑到她的耳边说。

    “怎么?怕我把你哥吵醒?知道我们的阴谋。”眼皮轻佻地撩起来,薛零笑得太过,眼尾绯红,平添了一份妖。

    仿佛要刻意地逗弄薛菁,薛零特意凑着薛菁的脖子,玩似的深呼吸着。

    “哈哈~小零,你这招放在我身上不管用的,哈哈!”

    薛菁脖子上的皮肤特别的敏感,薛零的动作差点让她像不停扑腾的鱼一样,从他怀里扑腾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嗝,咳咳。”薛菁笑得满脸通红,然后不好意思地把头发往脸上一放。

    咳,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说,小菁,你真的不怕吵醒你哥?笑这么大声,耳朵都要坏了。”

    “这个话题已经过了,过了。”薛菁听着薛零的话,有些无奈。

    家里每个房间的隔音效果都贼好,哪怕外面什么东西爆炸了,屋里也是安安静静的。

    不然,他们也不敢在顾瑶睡的房间外面就那么说。

    已经到了薛菁房间,薛零漂亮的一个高抬腿,把门把直接踩开。

    “零,你好粗鲁。”

    薛菁嫌弃着,被薛零一下扔到床上。

    怨念地看了一眼,薛菁道,“零,你把我摔疼了。”

    “呵呵。”薛零不客气地翻了翻眼皮,露出优雅的眼白,腿长脚长地去门边给薛菁拿药。

    “喏,把药吃了。”粗鲁地丢在薛菁身上,薛零就要走了。

    “没有水,喝不掉。”薛菁慢悠悠地说着,眼睛眨呀眨的。

    看着薛零转过身,薛菁赶快换了一副乖巧的模样,一副“我很乖,我很听话”的样子。

    我信你个鬼。

    薛零虽然动作很不耐烦,但还是认真地给薛菁开了一瓶矿泉水,放在旁边的小凳子上。

    “好了。”

    总算可以走了。薛零不动声色地舒展了一下筋骨,转转脑袋,背影坚决。

    “等等。”

    脚步一顿,薛零面上一冷,一副即将火山爆发的样子。

    “做什么妖?吃药睡觉。”只是,嘴巴上冷的要掉冰碴子,脚步却蹲在原地,一副和主人意志相反的,随时待命的样子。

    “我想喝热的水,饮水机里面的,玻璃杯装的。”薛菁慢吞吞地提出自己的意见。

    不出所料的,薛菁看到暴躁的零先生已经快要忍不住发火了。

    看!那额角的青筋正在跃跃欲试地想要挑起主人的怒火,为即将到来的“战争”揺鼓呐威。

    薛菁知道薛零不会真的发火,因为,他最在意这个家庭的美好和谐。

    “好啦,”久久没有等到薛零说话,薛菁欢欣地说道,“开玩笑的啦,只是吃个药而已,我都吃习惯了,很好咽的。”

    薛菁坐起身,挥了挥手,“哥哥晚安。”

    “你呀。”薛零还是没忍住地走过来,揉乱她的头发,把小凳子上的矿泉水拿走。

    “等着。”

    好咧。薛菁在心里默默说道。

    没过一会儿,薛零就返回来,把可爱的玻璃水杯递到她手里。

    “可以了吧?早点睡。”

    这次,真的可以离开了。薛零想。只是,脚步却放的很慢,时刻准备给名义上的妹妹做任何奇奇怪怪的事情。

    “晚安。”

    突然得到的两个字,倒是让薛零心里不太放心。

    看着走到门口,脚步犹犹豫豫的薛零,薛菁甜甜地笑了。

    “零,关关门呗,谢啦!”薛菁看着倏然放松了身子的薛零,沉默地看着门被关上。

    杯子放到一边,薛菁没有吃那颗药。

    是的。她先前说的话没有错,她确实已经习惯了吃药。所以,她有些厌烦了。

    何瑾几天前躲避的姿态又清晰地在她眼前浮现,让她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被子。

    “小菁,这些天多亏你照顾小满。”男人温润的笑,就像夏天熟透了的麦香。

    “应该的,小满很可爱。”她本来应该这样回答的。但是,薛菁开口说的话却是。

    “何瑾,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那么用心。”

    看着何瑾一瞬间震惊的面容,温润的表面仿佛皲裂般从脸上一片片碎掉。薛菁心里反而有些畅快。

    她终于说出来了。

    她明媚的笑好像击垮了男人挺直的脊梁,让他有些害怕地错过眼神,不去看她。

    “何瑾,你到底敢不敢承认?”声音是清晰的,语调是平稳的。

    但是,薛菁的心却如波澜起伏的海面。她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害怕他的回答,让她不能接受。

    “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对小满那么好?你以为,我真的只是喜欢小孩子吗?”

    “我那么喜欢小满,只因为他是你的孩子。”哪怕何瑾沉默着,沉默的让她有些不甘心,薛菁还是把心里的话说完了。

    她的话并不多,那么多话里面,提炼提炼出来,也就三个字而已。

    而这个可恶的男人,只会狼狈的逃走。

    只是一个背影而已。薛菁时常劝自己,她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不,正因为习惯了,才觉得可恶。

    宁静的夜,渐渐化成浓重的黑,笼罩着陷在未知思绪里的人们。